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晴耕|雨读(已停更)

已搬至https://zhuanlan.zhihu.com/magicying

 
 
 
 
 

日志

 
 
关于我
小樱  

原blogbus迁至此且将不再更新。感谢樱粉七年来的支持。

网易考拉推荐

外来务工文艺青年  

2015-04-14 13:19: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外来务工文艺青年 - 小樱 - 晴耕|雨读
(摄影:炙蓝)

那是2008年的一个仲夏夜晚。我们从广州大学城南亭村钻出来——那儿是五条人的巢穴,如树根状延展的村里遍布时租10元的钟点房、一局5块的台球桌、人均消费12元的麻辣烫。我们刚在五条人两位成员仁科、阿茂商住一体的房子里度过了一个美妙的夜晚,赶在最后一班夜班车发出之前,抵达了公车站。尽管我们声称对大学城的交通已非常熟悉,仁科和阿茂执意要送我们,车还未到,仁科永远是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一面拉着他的手风琴,一面胡乱地唱着,也不管着调不着调。于是,车来了,我们上了车,向五条人挥手,他们用音乐点头示意,这首《欢乐今宵》式的送别曲也并没有因为客人的离开而停歇。

哪怕有一天,五条人走南闯北,收获了世界性的声誉,乃至腰缠万贯,如他们所戏谑说到的“立足世界,冲出海丰”,他们在我心里依然是那一个夏夜晚风里传来的悦耳人字拖踢踏声响。因此,4月4日五条人新专辑《广东姑娘》广州首发演出的这一晚,当他们站在广州TUTU空间里,受着文艺青年们朝拜,譬如在《美丽漂亮,英俊潇洒》里领着现场300多人在歌曲间隙整齐划一地喊着“Hu Hu”等无意义的语气词,仁科和阿茂看起来和摇滚英雄无异,他们依然和我没有距离感——嗯,虽然从物理距离上来说,我是没法挤到舞台前头的。五条人和我的亲密不在于私交,而在于他们具有无限群众基础的生活美学:在没有淘宝没有微信没有劲舞团的时代,在一座闭塞的小镇长大,看着计划经济解体,看着外资工厂进驻;父辈的生命轨迹是无法改变的了,但于我们这一辈而言,走出去是不假思索下能做的唯一选择;紧接着来到北上广深,却发现小镇青年的万丈豪情在城市里显得一文不值,陈浩南只是传说;城市化的进程集中体现在个人生活,便成了五条人的歌。如在这一次的新专辑《广东姑娘》里,五条人用爱情为叙述主线,塑造了一个接一个的“东莞爱情故事”的场景。在同名曲《广东姑娘》里,他们用“我舞步凌乱,让人沮丧,总是踩到你的拖鞋上”写出了厂区娱乐生活中的黑色幽默;在《美丽漂亮,英俊潇洒》里,五条人决断地唱出“工厂每天都要打卡,工资又少得可怜,我必须要摆脱这些烦人的事,全力去爱她”,这看似滑稽的因果逻辑却又切实地发生在每一个在大街上和我打过照面的杀马特身上。这就是五条人,他们是我们这一群外来务工文艺青年的接头暗号与QQ签名,他们歌唱的是连接我们过去和现在的生活。

按照我对五条人在婚宴小曲、楼盘剪彩等业务蒸蒸日上之了解,他们如今或许谈不上致富,但脱贫是绝对没问题的。我曾试探性地问他们,大意是:你们未来如果富起来了,是否还会歌唱富士康厂区的故事?不善言辞的五条人没法直面这个问题,可其实他们根本无需回答。就像淘宝能用大数据告诉你全国哪个城市的男性尺寸最大,五条人能用带着汗馊味的民谣给你一张珠三角洗浴中心晴雨表,生意做得再大,五条人也不会改行,逢人便倾诉他们对生活是多么热爱之类。到了那个时候,他们也许会开着一辆大卡车,奔驰在广汕公路上,车上载着的是他们从海丰踏架脚车运来的猪。

(原刊于《晶报》专栏。同时也是我的自媒体《乱弹山》最新一期关于对话五条人的后记。关于五条人的采访,可详见:《乱弹山》对话五条人:现实很荒诞,直接唱出来就可以了
  评论这张
 
阅读(3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