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晴耕|雨读(已停更)

已搬至https://zhuanlan.zhihu.com/magicying

 
 
 
 
 

日志

 
 
关于我
小樱  

原blogbus迁至此且将不再更新。感谢樱粉七年来的支持。

网易考拉推荐

给所有明日的聚会  

2015-03-11 13:29: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给所有明日的聚会 - 小樱 - 晴耕|雨读
 
近期,关于“造星教母”龙丹妮的数篇重量级报道见诸媒体,引起圈内交头接耳。把其背后的公关性质抛到一旁,仅围绕天娱十周年这一话题,看这一家为过去中国流行文化输送了李宇春、张靓颖、谭维维、华晨宇等一代接一代偶像的“造星梦工厂”所经历的蜕变,推敲其总舵手龙丹妮在采访中的吉光片羽,也足够我们咀嚼。

去年12月,天娱的十周年庆典“明天的派对”当代艺术展开幕,那几天我正好在北京出差,好几位朋友都告诉我他们将要参加开幕式,感觉被世界抛弃了的我还一度为此感到忿忿不平。而后看到该活动极具冲击力的波普风格海报,以及陆续公布的宣传视频,还有李宇春、华晨宇、曾轶可那些区别于过往傻傻的只懂微笑的宣传照——在这组照片中,这些偶像们变得极具侵略性。我终于想起了展览的主题“明日的派对”语出堪称文艺青年的圣经的“地下丝绒”乐队名作《All Tomorrow's Parties》,我也终于留意了艺术展的副标题:“当代艺术对商业文化标准的叛逆”。这是在开玩笑吗?作为商业文化的极致,天娱胆敢说自己“叛逆”?

实际情况是,天娱、快男快男、乃至龙丹妮,他们确实是叛逆者、搅局者、颠覆者。在娱评人狠狠红对龙丹妮的深度人物报道中,她写到:“这是所有人都在谈论‘粉丝经济’的时代。无论是小米手机,还是网络游戏。这个词已经完全褪去了2005年选秀后初诞时的贬义色彩,而成为了一种先进的营销方式。”别说十年前,我们把目光再往远一些看。当埃尔维斯·普雷斯利刚开始扭动他的马达臀,或是轻声细语地唱着《Love Me Tender》的时候,大家都认为他在耍流氓;当邓丽君哼出和那些年主流价值观并不匹配的靡靡之音时,大家都认为她在耍流氓;当林强用不登大雅之堂的台语煽动着台湾年轻人向前走的时候,大家都认为他在耍流氓;当李宇春载歌载舞《我的心里只有你没有他》、而她的“载歌载舞”并不是那一种“载歌载舞”的时候(原谅我如此拗口,你懂就好),大家都认为她在耍流氓;包括“火星弟弟”华晨宇富二代的出身毫不忌讳地在公众面前曝光,大家也在认为他在耍流氓——在我们的刻板认知里,偶像就应该励志,就应该凿壁偷光,就应该闻鸡起舞,贫寒是值得被歌颂的,富裕是需要被隐藏的。可是,你会发现,粉丝们对华晨宇的喜爱根本没有仇富心理插手的空间,粉丝们甚至会说:哎哟,花花家境这么好,可他还是这么努力,太帅啦!为此,龙丹妮才会说:“这就是90后和70后,甚至是80后的区别。现在的90后,极度自我,但是又极度自卑,他们没有那个希望破灭的过程。当华晨宇这样的孩子出来的时候,就直接戳中了90后的内心,他们会想,他家里这么富裕,可是他还是能找到自我的归属感,我觉得这就是整体90后的现状:追求自我人格和独立精神世界的强大。”

这就是偶像,及背后的粉丝经济。世界在变化,作为流行文化消费的主体,年轻人的心态一直在改变,偶像的标准也随之流动。就像我们在十年前无法想象李宇春能成为偶像一样,我们也无法勾勒出未来偶像长什么样子。如果你没有足够颠覆旧有标准、很多时候甚至是需要革自己命的勇气和叛逆,你注定会被粉丝抛弃,就像《All Tomorrow's Parties》所唱:“她该去哪,该成为谁,当午夜来临,她将再一次成为星期天的小丑,躲在门口哭泣。”

我可不想哭泣。

(原刊于《晶报》)
  评论这张
 
阅读(4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