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晴耕|雨读(已停更)

已搬至https://zhuanlan.zhihu.com/magicying

 
 
 
 
 

日志

 
 
关于我
小樱  

原blogbus迁至此且将不再更新。感谢樱粉七年来的支持。

网易考拉推荐

你在听吗?——《中国正在听》第一季总结  

2015-01-07 09:07: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赶在2014年最后的时光,为期一个季度的《中国正在听》以赵浴辰最终夺冠而落下帷幕。如果选秀节目也有喜剧悲剧正剧一说的话,那这或许是贺岁片式的大团圆结局了。在接档第三季《中国好声音》,而后又有《中国好歌曲》第二季、《我是歌手》第三季的虎视眈眈,《中国正在听》于夹缝中努力探求一种属于自己的美学,背后的那群电视人甚至有点偏执地坚持他们所认同的价值观。当一切尘埃落定时,有一些东西或许是应该被记住的。无论你和我一样,只是电视机前普通的一员,或是有志于从事焕发第二春的电视行业。这又让我想起了鲍勃·迪伦的一首歌:“胜者应为王,败者必为寇,那些叫嚷着“该死的人就应该爬着走”的家伙,自有他们大大小小的道理……那么别害怕,如果你听见,一个不熟悉的声音进入你耳鼓,没事儿妈妈,我只是在叹息。”

别害怕,我们开始吧。

你在听吗?——《中国正在听》第一季总结 - 小樱 - 晴耕|雨读

【听ing之一:“不修音”、“一刀不剪”意味着什么?】

当《中国好声音》被誉为《中国好修音》,同时也收获《中国好故事》的诨名,除了是观众在审美疲劳后的吐槽,不可否认这也是该节目抢占山头之功。《好声音》开播后的这三年来,制播分离被极大地推动,电视不再是老弱病残孕专属,从传统电视发散至多屏平台,让用户群体立体了起来,以完美无瑕的修音和精心设计的剪辑也成为了内容的基础,重新被拉回到电视机前的观众也迅速地适应了这一规则。从这个角度上来说,除了《我是歌手》这样用硬资源硬碰硬、同时也还是开拓另一个真人秀层面的比赛能够后来居上,其他音乐类选秀节目将都无法逃离其阴影。

《中国正在听》同样面对这样的问题。《好声音》第三季刚刚下架,余温犹存,而本地化的《正在听》乍一看形式和《好声音》极度类似:四位评审,四把椅子,盲选,支持率达标后舞台上的其中一方才能见着另一方。在这样的情况下,《正在听》的节目亮点对于观众来说,其说明成本着实太高,包括巨墙智能舞美系统里头的技术含量,以及手机APP互动系统,更别提其海外版《Rising Star》在2014年初正式于搜狐视频引进后收视率一直不佳呢。

节骨眼上,《中国正在听》的节目组祭出了其杀手锏:不修音;一刀不剪。

说实话,无论是不修音也好,一刀不剪也罢,其实和现在观众的收视习惯有距离的。大家都很懒,懒得去追究为什么,因此电视这一传统媒介一直以来都是以单方的填鸭式资讯传递进行的(这点我们稍后再说)。到底你这音准是不是有修过,这选手的身份经历是真是假,对于观众来说并非最重要的因素。因此,不修音和节目的剪辑(其实修音也是剪辑的一部分)算是相对高端的话题,也是形而上的感受。“我为什么要去听一个车祸频频的节目?”这是很多观众第一时间的感受,而不会想到这样不加修饰的声音和表演(好吧,麦克风还有混响呢)带着怎样的一种生命力。

对于电视节目来说,剪辑是一门学问,看看《爸爸去哪儿》《跑男》的神剪辑,那看似lo-fi但实则很高端的处理手法,以及字幕的呈现。这是一个逻辑。你无法用这个逻辑和一档直播不修音的歌唱节目做比较,因为后者衡量的标准是演唱会式的镜头调度及音乐的临场感。从这个标准来说,《中国正在听》绝对是中上水平。尤其是在晋级赛阶段,车祸现象基本被杜绝,这时候你能很轻易地从他们的嗓音中感受到其内心状态:是激动呢,还是紧张呢?是真情流露呢,还是完全不在状态呢?这个时候,直播不修音的优势就展露出来了。稍微可惜的时候,这一优势被一些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观众排除在外了。

【听ing之二:多元化审美的包容度】

选秀比赛最经常出现的情况是,PK台上的两位选手完全是两种不同类型的,他们的音乐风格、嗓音特色等都完全不同,这让人怎么比较?就像欧豪和华晨宇,你觉得他们谁更棒呢?当然,我能为花花找到100个支持他的理由,可欧豪的粉丝或许能找出101个。不过,我们的世界就是一个求同存异的世界,许多观念的冲突也慢慢地被整到一块了,像《好声音》的标准就很分明:1,你唱得够不够高音;2,你唱得像不像老外(黑人)。因此,大部分时间里根据这两条基本标准都能得出大致的判断。

可在《中国正在听》里,情况又变得比较特殊。八强阶段,玉恩明玛是带着原住民热力的小张惠妹,孟根花是流行化程度更高的腾格尔;吴思思是典型的有特殊音色的唱将,陈昊宇的声音虽然没有这么抓耳,但她的酒窝又让她获得了偶像歌手的那种人气;邢天溯是传统的创作歌手,气质上接近李健,同为创作歌手的赵浴辰则要年轻化得多,从个性上也丰满许多;阿来和阿云嘎虽然都是少数民族,也隐约有着青歌赛的影子,但阿云嘎是柔中带刚,阿来则是刚中带柔。若这么比,八强几乎没有可比性,就像腾格尔和陈升你说他们俩谁优谁劣呢?这要看心情看环境对吧?

在整个《中国正在听》比赛环节里,其评判标准始终都没有能够被总结,无法像《好声音》那样轻易地形成教条。可这似乎又不会多影响评审和普通观众的判断。当我们觉得这人要唱砸了的时候,他多半悬了;当我们觉得他很不错,但又说不出哪儿不错的时候(很多时候不是因为飙高音觉得他不错),他的支持率果然是飕飕地就上去了。如冠军赵浴辰,他甚至胆大包天地在比赛中两度唱出自己的创作,可每次都为他带来全场最高的支持率。不是说我们的电视观众很好糊弄吗?可实际上群众的眼睛是如此雪亮的呀?与其这么说,我更倾向于将其理解为,《中国正在听》节目本身并没有设任何偏向性的喜恶,这导致了音乐形态的开放性,让观众更能凭着自己的感觉去选择。再这样的情况下,“好听”以及“好感度”成为了最重要的因素,而非是观众对“看看他究竟能唱多高的音”这种猎奇心态。也正如乐评人爱地人所说:“……比起那种外力上的硬打硬唱,《中国正在听》的这些突围歌手,似乎更有技术含量,而且也更接近流行乐坛声乐意义上的多元化常态。”

【听ing之三:网络时代下电视节目的自我调节机制】

《中国正在听》给我们展示的,还包括一档电视节目快速反应的自我调节机制。

不知道大家是否还记得这么一个事儿。两年前,从《X音素》移植而来的《中国最强音》在湖南卫视开播,评审罗大佑、章子怡、陈奕迅、郑钧,可谓星光熠熠。可这节目却难称得上是成功,第一期将海选,快把人给憋死了……本身《X音素》要呈现的点便是选手前期的屌丝状态,与其后来搬入“,明星之家”后的豪华境遇相比,产生极大的落差,可这对中国观众也是需要极大的说明成本的。《最强音》在首集开播后紧急叫停一周,回炉重造,在第三周回归,但效果依然差强人意。

相比之下,《正在听》的调整速度则要快太多。李佳明被吐槽语速慢,下一期马上开始噼里啪啦;选手被吐槽唱得太烂(海选阶段,不修音导致车祸选手多),为了证明并非是找来的歌手太差,而是本身不修音的门槛就高,下一期找来了神秘面试明星歌手,让其在同等条件下一展歌喉,结果我们发现胡夏唱那首唱了估计五百遍的《那一年》副歌阶段拍子也有不稳的地方。许许多多类似的改进,几乎每一集都会有。对于电视媒体这么一个被普遍认为封闭式的、闭门造车的、且如泰坦尼克号这样掉头难的(《中国最强音》已有前车之鉴)传统载体,《中国正在听》凭借直播之便,能够不断吸收网友意见,适时调整改进,这在中国电视节目史上也是不多见的。

【听ing之四:选秀节目的cosover与融合】

我们常会用“回锅肉”来称呼那些出现在不同选秀舞台上的选手,尤其是那些此前参加了某一档比赛甚至拿了还算不错名次的,这一会又跑来参赛的那些。可随着个地方台选秀节目层出不穷,“回锅肉”一说也应该被历史淘汰,在不同的选秀节目中摸爬滚打,不断历练,也不失为一个励志的故事,如赵浴辰,我想如果没有《2013快乐男生》的历练,他不会有《正在听》的光彩夺目。当你看他《快男》时的片段,和现在几乎判若两人。如果我说,赵浴辰在《正在听》上闲庭信步的表现、恰到好处的选歌,和当年他参加的那个现场调度以乱糟糟和突发状况数不胜数闻名的《快男》不无关系,你也会赞同我。像阿来是《星光大道》《青歌赛》《中国梦之声》一路跌跌撞撞来的,阿云嘎则是早先《超级先生》的冠军。可我知道他们,还是从《中国正在听》上,这没问题。

如果仅停留在这上面,我觉得还不够。互联网时代下,开源,开放,信息市场得到快速的流通,这才是好玩的地方。于是,我们看到了赵浴辰的《可乐》首唱是在《Hi歌》,由香港曾经的师奶天后、如今的高登女神谢安琪演唱,可这首歌真正的走红还是赵浴辰本人在《中国正在听》上的亲身演绎,由歌曲创作者带出其最具感染力的部分,并为赵浴辰赢得了才子的佳名,其传唱度也为赵浴辰最终夺冠打下基础。除了选手本身的cosover,听审席上也不安分。在《Hi歌》中担任音乐总监的庾澄庆也在平行世界里和李健相遇了,他可没少为李健下套,李健都被他玩坏了,得知这些桥段,当你在《中国正在听》上看着李健吐槽哈林的时候,心里有另一种偷着乐。

要再扯一句,曾经在《全能星战》中争夺白热化的孙楠和胡彦斌,在《我是歌手》第三季里又再度喜相逢了。所以,放下门户之见吧,人是捆不住的。对于观众来说,只需要好看,管你这皇帝姓刘还是姓李呢。

【听ing之五:微信的威力】

在海外原版《Rising Star》中,“Rising”这一动作是由全民互动APP投票完成的。在中国,你无法解决很多技术性的问题,因此这一特色被折中了:现场观众依然可以通过微信摇一摇投票,因为人多力量大,他们的民意是选手去留的大头;电视机前的观众也可以参与微信摇一摇,但所得结果无法立即左右节目进程,而是在节目下一期中给予最高支持率选手一项奖励式的秘密武器,或者是一次豁免权,或者是一次帮帮唱的权利。

因此,在节目进行的过程中,我们看到了很多微信摇一摇的镜头,这样的硬广品牌赞助商也是乐开怀了。起初,每期参与微信摇一摇的数据为100万出头,到了后期,此数据已经达到了700万。让人吃惊的是,以互动性为卖点、甚至在决赛之夜还玩起了虚拟礼品、并有着一个航母级的互联网平台腾讯撑腰的《Hi歌》,其投票数据在决赛之夜也不过537万,和《中国正在听》还有蛮大的差距。

当我看到这个数据的时候吓了一跳。《中国正在听》的播出平台为CCTV3,在大家心目中,这是一个三农频道,可事实证明,在微信这一项全民爆款产品的应用面前,是没有所谓阶级之分的。如同淘宝在生活用品上拉近了一线城市和乡镇的距离,《中国正在听》此次通过微信摇一摇的实验,也证明了朋友圈上的养生党、鸡汤党、发孩族、代购族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差别,其通过微信所做的大数据分析也让同仁们收获颇丰。

对于《正在听》来说,这也可谓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吧。

【听ing之六:实至名归的冠军】

衡量一个选秀节目是否称得上成功,很大程度得看它捧出来的明星。

《超级女声》火了,那是因为李宇春的352万票;以至于来参加下一届仲夏夜之梦的女生们,有为数不小的群体建了李宇春同款发型;《中国好声音》火了,那是因为吴莫愁、李代沫,他们是过往流行市场中缺少的类型。那么,《中国正在听》首届的冠军含金量几何?

我无法隐藏个人对赵浴辰的钟爱。在2013年的《快男》里,赵浴辰并不是主角,但和《快男》的舞台本身也有关系。这是一个选择小鲜肉偶像的舞台,很明显赵浴辰并不是能秒杀女粉丝的类型。在他的身上,更多的是轻熟男的魅力,一种经过历练、同时又仍抱有梦想、愿意为其粉身碎骨的浪漫主义和理想主义情怀。可以简单地把其归结为“文艺腔”。作为继陈楚生之后时隔多年出现的又一个凭借原创作品(或者说很大程度依靠原创作品)而在无差别格斗中最终夺冠的选秀冠军,赵浴辰而今所处的环境当然不可同日而语,可以说他面临的情况更为复杂,会写歌这码事也不像以往那么稀奇,才子的身份并没有太多的加成,反而会成为一种负赘。才子是否就意味着演唱实力会差点?这是人们的通常认知。可赵浴辰把这样的质疑一个接一个地回击。在冠军之夜里,在最终对决中,他唱了一首自己的歌《因为你来过》:

窗外面 落雨点
鸟儿飞翔到地面
怎么看不见
你带着什么伤 本来什么模样
那回去的路没有方向没有肩膀
没避风港也要成长
嘿 你带着什么光
又上了什么装
那回去的路没有方向没有肩膀
没避风港也要去闯
嘿 你要去什么地方
嘿 别忘了跟着太阳
别回望
周围在下坠 没什么不对
坠 努力的活在因别问果

我不知道,还有比这首歌更适合做一季节目片尾曲的吗?我甚至认为,《中国正在听》往后的主题曲可以直接用它就得了。当某人轻轻地问一句“嘿,你带着什么光”的时候,给他一个决断的眼神,让梦想和青春定格在此刻。这就是现在。这就是为什么。

这样的结局,活像九把刀的小说。
  评论这张
 
阅读(5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