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晴耕|雨读(已停更)

已搬至https://zhuanlan.zhihu.com/magicying

 
 
 
 
 

日志

 
 
关于我
小樱  

原blogbus迁至此且将不再更新。感谢樱粉七年来的支持。

网易考拉推荐

不变的,只有眼球——一个音乐媒体人眼中的“选秀十年”  

2014-08-26 09:52: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变的,只有眼球——一个音乐媒体人眼中的“选秀十年” - 小樱 - 晴耕|雨读
 
2004年,一档名为《超级女声》的节目横空出世。在积累了一番经验后,该节目于翌年创造了“李宇春神话”,这是中国娱乐史上空前绝后的里程碑式造星事件,2004年也作为“选秀元年”被写入了21世纪第一个十年的“娱乐大件事”年表里。在之后的十年里,“选秀”不仅成为了电视媒体最重要的内容输出,也凭借其庞大的受众群成为了每一年具有深远影响的公众话题,甚至成为了暮气沉沉的内地流行音乐最重要的练兵场。而“选秀”的定义也在此过程中升级换代,从最开始的素人选手进化到了成名已久的明星,如《我是歌手》,把家喻户晓的大明星们也拿到砧板上,一副“驴是马拉出来溜溜”的架势,并结合社交媒体的特性,把全民的娱乐热情再一次推向高潮。以下,笔者试图透过“快女/快男”、“好声音”、“我是歌手”这三个最具代表性的节目展现十年选秀热潮的变迁。这其中,包含了科技变化对人们生活的影响,包含了音乐产业链前进的步伐。而始终不变的,只有电视机前那一双双浑圆的眼球。

【快女/快男:收视率并不是全部】

在《超级女声》大获成功之前,没有人相信一档地方卫视组织的节目,能够造成全国性的轰动,这也促使了之后青海卫视《花儿朵朵》等其他频道对选秀类节目趋之若鹜。但湖南卫视能够在十年间屹立不倒,一方面是凭借其《快乐大本营》《天天向上》等其他拳头综艺节目,始终捍卫着电视台的收视率,让湖南台一直处于强大的媒体辐射一角;另一方面,旗下天娱传媒对明星的包装和运作能力也是整个行业的翘楚。

我记得在第二届“超女”进行期间,曾有人在报纸上写过一篇文章,半开玩笑地问到说:给我100个女生,我能干嘛呢?我只能组织她们拍一部《红楼梦》了。很多人为这些女生们未来的命运担忧,也对天娱的消化能力担忧,我们确实也看到了陈楚生、尚雯婕、张靓颖等“快男”“快女”们纷纷出走,可我们却也不能忽视了天娱通过娱乐圈自身的丛林法则对这群姑且称为“练习生”的优胜略汰,这也让天娱传媒通过这一档节目成为了中国最成功的经纪人公司之一,光是李宇春每年的经纪收入便足以笑傲江湖。所以,“快女”“快男”其节目最终的结果真的是为了“选秀”,把年轻人的成长展现在电视机屏幕前,让他们接受全国观众的民意调查,把最有星味的、最有观众缘的投入娱乐圈。电视节目永远只是它的其中一部分。

可在近年“好声音”为代表、强调“短、平、快”的新兴力量的冲击下,“快男/快女”的日子确实不好过。冗长的选拔过程对于习惯了微博、朋友圈等碎片化接收讯息的年轻人实在难熬,欧豪、华晨宇也要是快要脱颖而出的时候才能得到主流关注,节目传统的粉丝聚合那一套和社交网络上流行的吐槽成风也有点格格不入。这时候湖南卫视竟然出人意料地打出了感情牌,谈这个节目的光荣传统,谈80后的情怀,但也难抵颓势了。

【中国好声音:新媒体下的催生品】

2012年,以咄咄逼人姿态出手的“好声音”代表了新时代人们的审美倾向:短——节目周期短,成为冠军唱的次数比赢得世界杯决赛圈要踢得场次还要少;平——除了传统的电视媒体外,就连境外媒体Youtube上都有他们的官方专区,台湾的朋友们可真爱看,这才叫“世界是平的”;快——结合了社交媒体传播要素,互动直播引领话题以及后续的媒体报道,堪比二战时德军的闪电战。训练有素的所谓“素人”学员以及强大的幕后制作及声音润色团队把节目包装得非常精致,也让整体的水准高出“快男/快女”很多。

可谈到这个节目的“水准”也是充满了吊诡与悖论的事情。《中国好声音》本身“伪素人”的选角曾被大家广泛诟病,但最后也是不了了之。其实大家根本不介意在上面唱的那人到底是不是真的卡车司机,大家只在于这位学员本身的表演性。“好声音”并没有遵循传统选秀循序渐进的方式,即使是冠军学员也没有足够的展示空间,这让李琦在节目结束后的人气和华晨宇、欧豪无法相比,可经营艺人也不是“好声音”的强项,他们更倾向于把之后的工作分拆出去,而通过对该艺人的控股占比得到利润分红。其实,这也是互联网分工细致的表现之一。

【我是歌手:给老兵新秀们涨粉】

2013年1月一鸣惊人的《我是歌手》是包装到极致的产物。当陈明、齐秦、韦唯等德艺双馨的老艺术家们共聚一堂,迎接他们的不是表彰大会,而是淋漓的鲜血时,观众们的肾上腺素都被调动起来了。可以说,《我是歌手》是一个纯粹意义上的电视节目,他们没有办法和竞演歌手有太多经济上的捆绑,成型艺人留给节目的空间也非常有限——当然,网传邓紫棋在参加《我是歌手2》之前就已经和湖南卫视签订了一系列的未来商演拆账之合约,但究竟是真是假,我们也不得而知。

因此,“歌手”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选秀”,参加节目的人本身就是秀场老兵了,它的作用是帮助歌手们涨粉。但这一场大戏再辅以情怀等佐料,让观众大呼过瘾。

【结语】

总而言之,选秀十年,纷纷扰扰,音乐产业实际上并没有从中直接获益,这更应该归类去电视这一传统媒介在时代的变革中的突围之道。且无论是《我是歌手》还是《中国好声音》电视节目音乐版权的争夺,在整个节目视频版权、冠名权的大战略背景下都显得要无力许多。老歌的频频翻唱而导致新作品传播间接受挫,更是老生常谈。可面对一荣俱荣的整个娱乐产业,单纯揪住某个片面不放,是否也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呢?

(原刊于《晶报》)
  评论这张
 
阅读(21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