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晴耕|雨读(已停更)

已搬至https://zhuanlan.zhihu.com/magicying

 
 
 
 
 

日志

 
 
关于我
小樱  

原blogbus迁至此且将不再更新。感谢樱粉七年来的支持。

网易考拉推荐

当足球成了方的  

2014-07-14 11:08: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足球成了方的 - 小樱 - 晴耕|雨读

这是我这辈子迄今为止看过最无趣的世界杯。或者说,这是与我个人,最无参与感的一届世界杯。

当虎扑取代了《足球周刊》,当内马尔取代了罗纳尔迪尼奥,当贺炜取代了宋世雄,科技推动着世界前进,但足球真的变得更美好了吗?谁都知道,世界杯若单论技战术水平,和欧冠、甚至是被德吹、西吹贬的一文不值的英糙相比,都相去甚远。以国家为名组建的球队,先不说此行为是否法西斯还是耍流氓,本身就不是奔着最强的球队、最具观赏性的足球去的。而以互联网为代表的现代科技,让包括我在内的懂球帝早已不屑于世界杯的所谓聚焦功能,当年所谓的荷兰全攻全守、德国自由人等世界杯上涌现出的战术革新,或98年的超级新人欧文之类,这些激动人心的事情,已经不可能在世界杯的舞台上发生。因此,2014年的巴西,除了印证了互联网让菠菜种植业欣欣向荣、而催生了天台党,几乎没有任何值得一说之处。换句话说,除了和啤酒相关的产业,对于广大伪球迷来说,世界杯的G点到底在哪儿,还真要好好探索一番才是。

面对着如此无趣的一届世界杯,张天师写出了洋洋洒洒的一系列雄文,其中,唯一让我能记住的便是他在巴西喝下了一罐七喜后写下的那篇《这支巴西队还配不上泪水》:“时代变了。足球固然是巴西人的生命,但看看周围人们的神情——当然有落寞,有茫然,有沮丧,有愤怒,但真的,也有的人只是端着啤酒说笑,就像参加一个派对一样——我不得不说:足球也只是巴西人生命的一部分。赛后当大屏幕打出1比7,当广播员庄重地报出比分,镜头也就立马切换为广告了,人们迅速从一个爱国主义梦剧场,堕入一个全球消费主义的安乐窝。”我甚至觉得这篇关于巴西七喜透心凉的喝后感可以作为本届世界杯组委会官方总结。在上一届世界杯里,我们还能看到懂球帝们以西班牙为教材,对伪球迷们进行Tiki-Taka的科普,或是一群腐女围着德国队卖萌,可关于巴西,在过去的一个月里,我只看到了消费主义,没有足球。我不想说“消费主义杀死了足球”之类叉腰肌的话,只是,世界杯于我来说,和奥你妈的运没有太大区别。如果我是巴萨球迷,我更会这样想——即使FIFA赔了内马尔受伤期间的部分工资,但你还以为有钱屌就大啊?

世界杯期间,有朋友会问我,你支持哪队?我没办法告诉他:我的主队……没参加世界杯。是的,我说的是曼联。作为一个已经支持了曼联16年的中国球迷,在经历了一个失望致死的赛季后,对足球的热情早已不比此前。你可以说我是赢球蜜,但对于球迷来说,除了成为某个球队的蜜之外,人蜜也是很重要的事。可我只知道我是梅西黑,不知道该蜜谁。记得《足球天下》曾做过一期大罗退役的专题片,看着这个片子的时候,我忽然就哭了起来。我其实并不是大罗所效力过的任何一队球队的球迷,巴萨、皇马甚至一度是这个星球中我最讨厌的球队,但大罗是超越国籍、俱乐部的存在。身为曼联球迷的我也很少会对离开曼联的球员心存牵挂,除了贝克汉姆,你知道我为了贝克汉姆竟然把皇马那个下半赛季的比赛基本都看完了。可是,当今足坛,罗纳尔多、贝克汉姆这样的球星实在太少了。闷着头踢球的梅西,不会是我喜欢的那种球员。我甚至觉得对于一个球星来说,球技和个人魅力并不是直接挂钩的。2000年欧洲杯上的努诺·戈麦斯在我眼中甚至比现金活跃在巴西世界杯上的绝大多数人,包括梅西、迪玛利亚、托马斯·穆勒更讨人喜欢。这并不是因为努诺·戈麦斯有多帅或踢球有多潇洒,而是因为此前只是在葡超踢球的他、未在世界性大舞台上接受检阅的他,如同贾斯汀·比伯刚出道时,其菊花一样甜美新嫩。说白了,还是回到之前所说,在这个时代里,世界杯上不会有超级新人,不会有战术秘密。西班牙的溃败,懂球帝们早就从近年巴萨体系的崩塌遇见到了,七喜透心凉的滋味,巴萨早一步品尝;英格兰的耻辱出局,从英糙里户口本大爷们的集体颓靡、而靠着苏亚雷斯厄齐尔奥斯卡马塔等技术扶贫也看出端倪;至于当年的王者意大利,呵呵后,面对连续双位数季度的GDP下滑,都下作得要把性、谎言、录像带的销售也计入GDP了,这样的国家队还能踢?法国98奇迹都说了是奇迹了喂。于是,足球的里里外外,都在人们的审视之中。在德吹口中,有着世界上观赏性最强的联赛、实现了最广泛的民族融合、有最好的青少年选拔和青训体系,这样的一个国家,以德意志为名实际上场上11人替补席12人追根溯源更像是俱乐部组成,这么一个国家最终捧杯,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什么叫做互联网思维?这就叫互联网思维。一切都被解构,一切都拆成了零部件,一切都有市场和用户的因素,最重要的——灵感,反倒成了最末端的事。这一刻,足球已经不是圆的了,它是方的。

由此说来,2014年巴西世界杯,作为史上最缺乏灵感的一届,被篆刻在了互联网大潮的丰碑下。
  评论这张
 
阅读(3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