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晴耕|雨读(已停更)

已搬至https://zhuanlan.zhihu.com/magicying

 
 
 
 
 

日志

 
 
关于我
小樱  

原blogbus迁至此且将不再更新。感谢樱粉七年来的支持。

张晓舟《生于午夜》:午夜里、电视机旁高贵冷艳的那颗心  

2014-06-26 08:59: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晓舟《生于午夜》:午夜里、电视机旁高贵冷艳的那颗心 - 小樱 - 晴耕|雨读
 
在我的写作道路上,有许多被我个人“一厢情愿”供奉起来的老师。张晓舟,通常我称他为“张天师”,或许直接省略姓称“天师”,他却绝不会成为我的老师——因为他无法模仿,无法复制,他的才情即使用纵横捭阖这样的词来形容,都显得词不达意。于是,当面对他的这本足球散文、杂文集《生于午夜》时,我也不知如何向我的朋友来推荐他。

对于一个简单纯粹的球迷来说,《生于午夜》或许并不那么好读。张天师会谈到古广明对曾经年少的他的影响,下一刻可能会谈到德国门将恩克的抑郁症;前一秒是齐达内的头球,下一秒又扯到艾灵顿公爵。当然,足球本身就是一项海纳百川的运动,若不是曾经疯狂地迷恋齐达内,我绝不会耐着性子看完Mogwai配乐的那一部《21世纪的肖像》的电影;若不是从97/98赛季起沦为曼狗,我绝不会因为《寻找埃里克》而哭得死去活来。在我最熟悉的英格兰超级联赛里,我们不断地看到足球和音乐发生各种关系,如在斯旺西主场比赛的直播日中听到现场唱起《Love Will Tear Us Apart》,“打雷姐”身着红军球衣跑去和杰拉德合影,隔壁家吵闹的邻居在联赛夺冠后包括2丫在内的所有球员高唱《Hey Jude》,等等。当然,在曼市德比里,地球上最著名的曼城球迷——诺·有肛总是会出现在现场里,戴着一副墨镜,瘪着嘴巴。作为牛逼闪闪的张天师,他所看到的当然不仅仅是这样的表面功夫,他犹如在宇宙翱翔一般的想象力让足球早已脱离了绿茵场——当然,这句话同样可用于他的《死城漫游指南》。

于是,《生于午夜》便是一本文青球迷的特供读物。如格拉内罗出门时兜里揣着《追忆似水年华》、巴顿的推特总是洋溢着尼采、亚里士多德的光芒、阿尔沙文赛前还要抽空读村上的《旋转木马的鏖战》,张天师的《生于午夜》同样需要球迷们朋友有这样的觉悟。在书里,天师展现了他感性的那一面,如写坎通纳,他说,“有的人是含着糖踢球,如贝克汉姆;有的人是含着奶踢球,如吉格斯;有的人是含着酒踢球,如布莱恩·罗布森;有的人是含着血踢球,如基恩;有的人则是含着胆汁踢球,如坎通纳。”这样天马行空的句子随手能翻到一堆。当然,这也并不代表天师不懂球。虽然和他作为势不两立的两方(他之巴萨、我之曼联),但在和他为数不多的侃球里,我能分明感受到一位少年时代踢着野球、期待着中国进世界杯,可长大后对中国进世界杯一点兴趣都没有,宁愿在绝大部分人酣然入睡的时分,扭开电视机,为大洋彼岸的那一支和自己没有任何地域渊源或家族传承的球队,喊一声“操”的那一颗心。这是所有的文青球迷都拥有的心。感谢天师把它给掏了出来,以此证明看球绝不是一边喝着啤酒一边吃花生米这样粗鄙的事。

《生于午夜》的封面由几个色块组成,出自深圳另一位文青魏籽的手笔。我在里头看到了巴萨的颜色,以及巴西的颜色——你确定这不是尼日利亚?好吧,这其实是足球场的青草地和白色划线啦。嗯,这也是以足球为主题的书籍里、封面上却少有地不出现某位球星或其他足球用品。多么高贵冷艳啊亲。
  评论这张
 
阅读(3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