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晴耕|雨读(已停更)

已搬至https://zhuanlan.zhihu.com/magicying

 
 
 
 
 

日志

 
 
关于我
小樱  

原blogbus迁至此且将不再更新。感谢樱粉七年来的支持。

梁文道《开卷八分钟》荐《原谅我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  

2014-05-26 13:04: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樱注:《开卷八分钟》接连几期做了《四分之三的香港》《重庆大厦》《地文志:追忆香港地方与文学》的HK系列,没有任何预兆地做了我的书。除了受宠若惊之外,更想表达的是,要去了解一个国家、一个城市,读史当然更重要,可了解那个地方的流行文化,也同样重要。目前中港矛盾愈演愈烈,很大部分的原因是大陆人忽视了港人的自身认同,认为“中国人”这么一个标签就足够了,干嘛还要认为自己是“香港人”?这本小书,某部分可管中窥豹。如道长所说:“《狮子山下》,甚至更早的《铁塔凌云》,都确认了这个地方是个怎样的地方,同时慢慢变成一种非正式的、非官方的,代表全民的歌曲,寄托了他们对自己的看法,他们的想象,甚至说不定最后还建立了他们的身份。尽管这个过程磕磕绊绊,自己的认同里面总是包含着异枝,但是无论如何,这些歌,把这一切,全部都唱出来了。”) 
   
——20140523 开卷八分钟 《原谅我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文字版—— 

2014年05月26日 - 小樱 - 晴耕|雨读

每一代人好像都有属于他们那一代人的集体的歌。我讲的不是一些政治宣传歌曲,而是在流行音乐里面会诞生出几首这样的作品,被整代人传唱。然后到了很多年之后,他们会觉得一听到这个音乐,就想起了属于他们的青春,属于他们的光荣,他们的梦想,以及他们逝去了多少。

比如像今天很多香港人就会觉得,属于这一代香港人的歌,那一定就是Beyond的《海阔天空》。甚至很多人觉得,这首歌真正传达了某种的摇滚精神。有时候我们在大陆看到的一些歌唱比赛节目,很多人会唱他们的歌,认为Beyond就代表了摇滚。但是真的是这个样子吗?你仔细听这首歌,它摇滚在哪呢?它并不是那么地摇滚。

原来和我有同样想法的还大有人在,比如说我今天给大家介绍的这本书:《原谅我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这本书的名字,当然就是《海阔天空》里面的一句歌词。它的作者,邹小樱,有意思,原来是个乐评人,也做唱片公司的行销。他写乐评大部分都是摇滚乐,而且相当严格,很挑剔,你很难想象他会写一本书讲香港流行音乐,一般人讲的Canto-Pop。Canto-Pop跟摇滚好像完全不搭档,因为我们在香港是长年瞧不起自己的Canto-Pop的。来自广东的这么一位乐评家,他会怎么看香港的流行歌曲,尤其是香港所谓的摇滚——Beyond呢?

他说,他那时候“真的烦透了”,“全班同学”——因为他在广东嘛。要知道广东和香港有多亲近,我们听的歌都是一样——“都在唱《真的爱你》”。“学打鼓、学吉他、学Bass也都在玩《真的爱你》。直到上了大学,我还是没能逃离《真的爱你》的魔咒。几乎每个男生宿舍都有一把廉价红棉牌木吉他,总是不约而同地弹出了《真的爱你》的前奏。我真的受够了,我真的不爱你们。”然后他便觉得很反感。他觉得,Beyond的歌摇滚在哪儿呢?一点也不摇滚。完全不能够理解。但是,后来他才慢慢发现,原来我们听到的、最流行的Beyond的歌,只不过是Beyond给我们的糖衣,引诱乐迷慢慢深入发掘他们的另一面,更摇滚的另一面,也可以说是他们的B-Side。这时候你才会发现,原来Beyond有很多歌是没办法被精选的,因为那些歌一点都不流行,不典型,而那些才是真真正正摇滚乐团想要给大家听的东西。但是,也不能就这样说《海阔天空》这样的歌有问题。比如这边就说到了,“如果不是黄贯中在尾奏时划破天空的电吉他独奏,《海阔天空》其实并不怎么摇滚,你很容易把它和其他主流歌曲归为同一类”。有意思的是,那些殿堂级的摇滚乐队,最著名的作品通常都不是狭义上的摇滚歌曲,一点都不奇怪,比如说Beatles。我们今天听Beatles听得最多的《Yesterday》《Let It Be》,你说他们很摇滚吗?一点不摇滚。但是偏偏就是这些不摇滚的歌,造就了这些摇滚乐团、摇滚天团最著名的名曲。那你该怎么解释呢?换个角度,你慢慢地,或许就会宽容更多,了解更多,于是你也就变得更懂音乐,甚至更爱音乐了。

书里还说到很多当年广东乐迷对香港这个地方的看法,和现在看起来真的差距相当远。这边就说到,香港从来是购物天堂。但是对于玩音乐的人来讲,它是另一种购物天堂。“少数人能够从日本带一把原汁原味的日产芬达电吉他,因此,香港的通利琴行就成了你最佳的选择。当你和朋友玩琴的时候,若表示,这把琴是在香港通利买的,定会增添几分肯定的目光——小子,上道啊你。”这的确是香港过去曾发挥过的作用,有各种各样的选择,各种各样的产品,连音乐上都是一样。

问题是,香港有这么多的好产品,(曾经)有这么多的好音乐,但(现在)香港的音乐人都上哪儿呢?全都是在做流行音乐吗?理论上的确是这样。香港做流行音乐的这些人,这些幕后的,像邓建明、太极的吉他手,他们自己组乐团的时候也是很流行的摇滚,他现在做幕后工作,也就是帮人家做伴奏,是香港其中最好的吉他伴奏,但是你听听看他真的自己玩Solo的实力,何止是大家平常以为的Canto-Pop那么简单呢。

在这本书里面,我注意到比较有趣的是,邹小樱他不只想给大家说一些大家不是那么熟系的香港流行音乐,比如大陆很多人不太知道的软硬天师,当年很先锋很前卫的达明一派,同时他还非常关注香港的真正的流行音乐。像林忆莲、陈奕迅、张学友,甚至是容祖儿。对于一个乐评人来讲,对于一个真正喜欢摇滚乐的人来讲,这些音乐你怎么看呢?很难得邹小樱是带着一种感情来看的。理由何在?你只能说,这真的是粤语地区的人能明白的一种感情了。你可能小时候就是在电台听这些音乐长大的。就算我本人小时候不是听这么多流行歌曲,还是无法避免地在电梯里面,在餐厅里面,在商场里面,在你坐车隔壁的那个人的耳机传出来、进了你的耳朵,久而久之,成为了你脑里面资讯的一部分,记忆的一部分。它一出现,你就会想起很多很多东西。比如说,书里面说到的,2002年,沙士时期,当时全香港的电台一遍又一遍播放的是什么歌呢?那便是《狮子山下》。狮子山下,就是一个前两代香港人的集体记忆。这是一首非官方的代表歌曲,就等于台湾的《美丽岛》,像意大利普契尼的《晴朗的一天》,像英国Beatles的《Hey Jude》,《狮子山下》,甚至更早的《铁塔凌云》,都确认了这个地方是个怎样的地方,同时慢慢变成一种非正式的、非官方的,代表全民的歌曲,寄托了他们对自己的看法,他们的想象,甚至说不定最后还建立了他们的身份。尽管这个过程磕磕绊绊,自己的认同里面总是包含着异枝,但是无论如何,这些歌,把这一切,全部都唱出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5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