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晴耕|雨读(已停更)

已搬至https://zhuanlan.zhihu.com/magicying

 
 
 
 
 

日志

 
 
关于我
小樱  

原blogbus迁至此且将不再更新。感谢樱粉七年来的支持。

网易考拉推荐

永恒披头四——Beatlemania五十周年随想  

2014-02-11 16:26: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4年,又是一个“披头四年”。

两年前,“披头四年”已经出现过一次了——披头四乐队成立50周年纪念。但那是在英国,在曼市,在伦敦,且多少有点依托着伦敦奥运的东风。而现在,披头四50周年纪念又来了——1964年2月9日,披头四登上全美收视率超过60个点的Ed Sullivan Show,以此作为标志性事件,披头四狂热横扫美国。这可不是什么消费主义下的巧立名目,作为当代世界文化输出NO.1的大国,列侬在披头四创立之初便立下雄心壮志,以攀至流行音乐的顶峰为目标。顶峰在哪儿?遥指美国。“Beatlemania”这个词正是源自于此。

于是,在2014年的格莱美上,特别设立致敬披头四环节,保罗·麦卡特尼和林哥·史达同台汇演,也是颁奖礼压轴的戏码。

永恒披头四——Beatlemania五十周年随想 - 小樱 - 晴耕|雨读

但这只是开始。

在格莱美颁奖礼的翌日,璀璨的群星们趁热打铁,录制了一期名为《改变美国的一夜》之特别节目,在2014年2月9日——即他们登陆艾德·苏利文秀的整整五十年后于CBS播出。其间,Maroon 5唱了《All My Loving》——这挺符合他们一贯的抒情形象;Keith Urban和John Mayer唱的是《Don't Let Me Down》——两位浪漫骑士的演绎也丝丝入耳;乔治·哈里森的圣曲《Something》除了Jeff Lynne、Joe Walsh外还有哈里森的儿子Dhani,Dhani和父亲长得太像了,他微笑时弹着吉他的样子让人一瞬间模糊了眼睛。

噢,这个世界曾经出现过一队名为披头四的乐队,真是太美好了。他们证明了人生之有限亦能锻造出永恒。就像菲兹杰拉德的小说里,“由死向生”再“由生向死”的本杰明不断追问:世界上为什么没有永恒呢?多可惜啊。但黛西会安慰他:有些事,是永恒的。那么,披头四的音乐便是如此。看着平日里狂放不羁的Katy Perry在演唱《Yesterday》时的虔诚,看着John Legend与Alicia Keys连弹《Let It Be》时不放过原曲的每一个过门,看着Maroon5在《Ticket To Ride》中一个和弦都不改——这首列侬口中“真他妈重”的歌,几乎是原曲重现的方式,今天听起来依然鲜活如昨。就像Dave Grohl在唱《Hey Bulldog》之前所说,“Beatles是我妈妈最喜欢的乐队,是我最喜欢的乐队,也是我女儿最喜欢的乐队。”而后现场导播迅速把镜头给到他女儿,顷刻间远洋之外的我几近泪崩。于我来说,我的妈妈最喜欢的乐队是凤凰传奇,我已经无力改变这一事实;但我希望我的女儿能够在Beatles的音乐里快乐的成长,我会给她唱《All My Loving》、《Hey Jude》、《Here Comes The Sun》。

永恒披头四——Beatlemania五十周年随想 - 小樱 - 晴耕|雨读
Eurythmics演唱《The Fool On The Hill》
 
永恒披头四——Beatlemania五十周年随想 - 小樱 - 晴耕|雨读
Dave Grohl演唱《Hey Bulldog》
 
永恒披头四——Beatlemania五十周年随想 - 小樱 - 晴耕|雨读
John Mayer和Keith Urban演唱《Don't Let Me Down》
 
永恒披头四——Beatlemania五十周年随想 - 小樱 - 晴耕|雨读
Stevie Wonder演唱《We Can Work It Out》
 
永恒披头四——Beatlemania五十周年随想 - 小樱 - 晴耕|雨读
披头四吉他手哈里森之子Dhani Harrison演唱父亲名作《something》

月前,好友赵南坊曾问我,我会如何介绍披头四这个乐队?当时我扯了一大圈披头之于流行音乐、摇滚乐的影响作用等,可转念一想,这些是流行音乐史话中该说的东西,若是爱乐之朋友间的交流,我会这么说:

“世人皆是喜新厌旧的,尤其是男性。有就这么一个女人,她可以让我对其他所有的女性素然无味。和她相遇之后,我如饥似渴地想要探索她的一切,无论是身体还是思想。那些层出不穷的、花枝招展的在我面前出现的各种软妹,无法把我的目光转移分毫。和她一起我觉得安宁,也有无数惊喜。”

这是我对我太太的形容,也适用于The Beatles。

哈维尔曾说,“……当一个作家20岁的时候,我们称之为他最初的对于世界的经验通常已经在他内部成熟,成为他后来在一个较长时间内从中汲取的源泉。在经过了若干最初的摸索后,差不多在这个年龄上,他达到了对于自身的一种比较严肃的理解,开始用他自己的眼光看这个世界,找到他自己的方式来承担这个世界和自身。然后,他差不多再花时间10年的世界去调查研究,把事情弄清楚,从各个角度上释放这种对于世界的最初的经验。这是一个重要的10年:一个获得进展、英雄般自信和相对勇敢及乐观主义的时期。”幸运的是,我的10年中收获了The Beatles这块最重要的拼图。《Love Me Do》给我热情,《Strawberry Fields Forever》给我初心,《Here Comes The Sun》给我勇气,《I Am The Walrus》给我对世界无限好奇。

The Beatles和爱人一样,将陪伴我的一生。我不会因为朝夕相对而感到烦闷,就像在这场50周年致敬音乐会上的那些惊喜:若不是Eurythmics天崩地坼的演唱,我或许不会知道《The Fool On The Hill》一首可以在《中国好声音》上竞演的大歌;若非Stevie Wonder,我或许也不会知道《We Can Work It Out》还能如此骚灵;新贵Imagine Dragons甚至把列侬的独立宣言《Revolution》改成了近似不插电的形式。这便是Beatles,永远取之不尽的宝库。

因此,你可知道,某位名字中带“地”字乐评人对我的评价,“明明听的是五月天,非得说是披头四”,对我来说是怎样的人森公鸡。呃,《Hey Bulldog》前奏响起的时候,我有两秒钟以为是五月天《雌雄同体》咧。

(http://ent.qq.com/a/20140211/017120.htm)
  评论这张
 
阅读(5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