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晴耕|雨读(已停更)

已搬至https://zhuanlan.zhihu.com/magicying

 
 
 
 
 

日志

 
 
关于我
小樱  

原blogbus迁至此且将不再更新。感谢樱粉七年来的支持。

网易考拉推荐

当我们在谈论情怀的时候,还应该谈些什么  

2014-11-05 13:02: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两年前的一天,我和Beyond的伯乐、将这一伙无名小子推到家喻户晓的香港金牌经纪人陈健添先生一起参加一档媒体采访。途中,他忽然问起我许巍、郑钧的事情,问他们近况如何。我心中纳闷:为啥他会对这个感兴趣呢?接着往下聊,才知原来坐在我身边的这位还有另外一个身份:传奇唱片厂牌“红星生产社”的社长,让郑钧、田震、许巍、小柯等人登堂入室的推手!

于是,当红星音乐二十周年致敬活动正开展得如火如荼的时候,我又想到了那一天,陈健添向我讲述他毅然北上、寻求音乐之火种的情景。

当我们在谈论情怀的时候,还应该谈些什么 - 小樱 - 晴耕|雨读

二十年前,郑钧《赤裸裸》横空出世,街头巷尾开始着了魔地在播《回到拉萨》《灰姑娘》以及《赤裸裸》。那时我才刚满十岁,刚开始有了自己的审美,更别提什么摇滚乐了。后来我又听到了田震的《野花》,这或许是我小学时最爱的一张唱片,每天似懂非懂地唱“拥抱着你OH MY BABY”。年纪再大一点便开始喜欢许巍的《两天》。身处广东的我,接受的是《容易受伤的女人》的熏陶(巧合的是,王菲也是陈健添的艺人之一),无论是郑钧还是田震,这种粗线条的音乐审美将对我带来怎样的冲击力,可想而知。因为郑钧、许巍身上的英雄主义色彩,“红星生产社”也被包装成了国内流行音乐、摇滚乐理想化的符号。此番以红星二十周年为题的致敬活动,大家在忆往昔峥嵘岁月稠时也基本以“理想”“情怀”为题,如陈楚生会唱《野花》,谭维维会唱《两天》,旅行团会唱《赤裸裸》等。可若是作为一个冷静的产业思考者,是否不应该只被情怀这种虚无缥缈的事情遮蔽了眼睛?

二十年前,北京在华人流行音乐版图中还属荒蛮之地,有这么一群拥有先进生产力的音乐人、经纪人来到那儿,开始了淘宝之旅。其中,滚石的张培仁淘到了魔岩三杰,以及唐朝乐队,《中国火》由此而生;另一位台湾唱片人倪重华希望复制自己打造的“林强神话”,可惜最后时刻合约没谈妥,错过了逮住崔健的机会;而红星生产社则是由港派的陈健添主理的厂牌,尽管他们都披着理想主义的外衣,如陈健添高喊“我要做中国内地原创流行音乐最好的品牌”。但本质上,他们无不同属于北京摇滚乐、流行音乐实现资本化的初级阶段。如同倪重华在后来的回忆录中所说:“他们(北京音乐人)对唱片的流程还很陌生,很多事不明了,我就把台湾的词曲版权合约、企划书、歌手合同范本带过去,同时也把唱片的商业模式引进这个充满生命力却仍在学步的地方……从北京回来后,我跟三毛(滚石唱片总经理段钟潭)明确表示,这边很多人才,底子够厚,尤其希望可以跟崔健在音乐上合作。我很清楚他音乐的重量,在中国摇滚乐刚萌芽之际,他站在一个关键的位置。”中国摇滚乐的启蒙是由港台同胞引领的,这本身没有任何问题,本身改革开放之初,港台资本也是外资重要的组成部分。可是,当我们今天在谈论红星的时候,是否能别整天把“理想”之类挂在嘴边,多思考这个问题:人人都要洗澡,为何只有阿基米迪从中参透了皇冠的计算?人人都看到苹果从树上掉下来,为何只有牛顿参透了地心引力?

(晶报专栏:http://jb.sznews.com/html/2014-11/04/content_3050700.htm)
  评论这张
 
阅读(3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