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晴耕|雨读(已停更)

已搬至https://zhuanlan.zhihu.com/magicying

 
 
 
 
 

日志

 
 
关于我
小樱  

原blogbus迁至此且将不再更新。感谢樱粉七年来的支持。

网易考拉推荐

Blur:青春不散场  

2013-05-27 09:46: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Blur:青春不散场 - 小樱 - 晴耕|雨读

五月的香港,涌入了四面八方来的人们,抱着朝圣一般的心态,来一睹自己偶像的芳颜。作为国际自由港,香港的演唱会市场也是呈现百花齐放任君选择的姿态,五月天每年例牌的五月之约今年延长到了八场,五迷的疯狂不需多说,但不断轰炸媒体版面、在微博上不断刷屏的,反倒是在博览馆上演的Blur一夜。看着身边朋友们在归来后不断感慨回味这一夜的感动,倒是让我后悔自己为什么没跑去看呢!

90年代,Brit-Pop成为了世界流行音乐大潮中最具影响的中坚力量,尤其是在中国,绝大部分摇滚青年都是从这里开始了他们对音乐版图的探索。在Brit大潮中,颓靡唯美的Radiohead最对我的胃口,成为我的一生挚爱,但Oasis、Blur、Suede等乐队同样也构筑了我青春期挥洒荷尔蒙的世界。而其中Oasis和Blur搭台唱戏、公开对垒的事迹,也是英伦乐迷们一直以来津津有味的谈资。对于Brit乐队来说,他们即使音乐风格、歌曲主题有所差别,但他们都有着美妙的旋律,随便一抓都是大合唱的金曲,Blur当然也如此。香港一夜,他们就以名曲《Girls and Boys》开场——自2012年复出之后,如海德公园现场,用这首歌的电子节拍开场已然成为惯例。之后的歌单,《Coffee & TV》、《Tender》、《The Universal》、《Song 2》、《This Is A Low》……原本觉得自己并非是Blur的铁杆歌迷,可这一眼扫下来,每首都让我浮想联翩,想起在十年之前,用廉价的耳机、在没有空调的破旧学生宿舍里,一个人听着这些音乐的日子。长大后,尤其是在社交网络把有着共同兴趣爱好的人系在了一张大网之后,才发现世界上原来还有这么多人也喜欢这些音乐。从一个人到一群人,这种感觉也真奇妙。

说什么也无法道尽我的后悔,因此只能自己偷偷地把Blur的精选集再播一遍。那一年,玩《Fifa98》听到了《Song 2》,那青涩却又风骚的节奏,还有那不可一世的“Woo~Woo”,知道了这个一队“男生组合”。你可别嘲笑我,当时我真以为他们和满大街在播的后街男孩是同一款。上大学后来到省城,在打口唱片聚集地岗顶买唱片,最开始时无从下手,总是倾向那些看似很眼熟的唱片,比如Eels的《Beautiful Freak》,Belle & Sebastian的《Tigermilk》,以及这张由四格漫画形象拼成封面的Blur精选——这或许是少有的从头到脚绝无冷场的摇滚乐队的精选唱片,浑身上下连一块肥肉都没。许多年过去了,像《Coffee & TV》,以及Radiohead的《High And Dry》、Oasis的《Wonderwall》、Suede的《Lost In Tv》,这些曲子已经融化在身体里,顺着四通八达的毛细血管,成了无处不在的记忆。即使是听到了再多的年轻的、优秀的乐队,但有些东西还是执拗得像个老头子。我的朋友Sean因大学时候买了一张Blur的《Parklive》,从此走入了摇滚乐的世界,并成为了今日挥斥方遒的当红乐评人。当他从Blur的HK Live归来后,他在文中写道:“……靠着不到二十首的金曲,Blur竟可以帮助整个场地的人再度孵化一次青春。”

你看,“青春”这个字眼,就因为它的无法挽回,所以总是这么容易地就让人触动。

  评论这张
 
阅读(4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