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晴耕|雨读(已停更)

已搬至https://zhuanlan.zhihu.com/magicying

 
 
 
 
 

日志

 
 
关于我
小樱  

原blogbus迁至此且将不再更新。感谢樱粉七年来的支持。

网易考拉推荐

【访谈】谢芝芬:作为五月天的经纪人,此生没有遗憾   

2012-09-26 09:19: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音乐时空wave》的专题《被误读的五月天》所做的采访。谢芝芬,人称“艾姐”,或“小艾”,五月天经纪人,从滚石到相信音乐,一直见证五月天的成长。现为相信音乐总经理。)

小樱:从滚石到相信音乐,五月天的经营重点是否发生了怎样的改变?

谢芝芬:重点一直没有变过,还是演出。从五月天第一张专辑开始,我们就一直在办各式各样的演唱会,到《后青春期的诗》的时候,我们还在高校里办免费的演唱会。

像五月天刚出道的时候,我们掀起了台湾街头签唱的风潮。西门町是台湾年轻人聚集的地方,那时候我们就决定去西门町做签唱,让年轻人来听,后来其它的唱片公司也跟着我们跑去西门町做签唱。五月天算是街头演出的起点。我们就是从街头,到校园,到大型演唱会,这么一路走过来的。

小樱:五月天现场把握力是一流的,但是否因此,让五月天在制作录音室专辑的时候,把现场积累的这种功力,转换为音乐里的一种煽动力和机心?

谢芝芬:五月天做专辑的时候几乎没有演出和其他商业代言,他们做专辑的一整年里,我们会放最大的时间给到他们。五月天的音乐来自于他们的生活经验的观察和体验,演唱会也是其中的一部分。

相信音乐设有关于演唱会的特别制作部,我们叫做“演制部”,他们会发展出好几种关于演唱会的提案,交给我们一起讨论。演制部会观察五月天做了什么,再放到演唱会里面来。我觉得这个模式非常好,把唱片制作和演唱会制作两个部分分开。

国外许多大牌艺人,他们最好的宣传,就是世界巡回演唱会。如麦当娜,U2,ColdPlay,他们都会用演唱会的形式来推广一张专辑。可以说,演唱会是专辑推广最好的方式。

小樱:五月天除了参与音乐制作的部分,还有参与相信音乐公司其他的工作吗?

谢芝芬:主要还是围绕音乐。像《第二人生》,我们开会开了半年,歌已经差不多的时候,五月天不断推翻和创造新的点子。五月天会参与演唱会的创作,参加所有的会议,包括曲目编排、视觉制作、串场的VCR,都有五月天的参与。

小樱:所以说,“诺亚方舟”上,蔡康永开场末日新闻播报的VCR,这个创意也是五月天自己想的?

谢芝芬:对。像最近比较有多一点,譬如说丁当的演唱会,怪兽会当音乐总监。专辑的音乐和演唱会的音乐会比较不一样,怪兽可以贡献五月天演唱会的经验和想法。

小樱:鸟巢演唱会是五月天的一个里程碑吗?

艾姐:是的。一开始我们做了很多的计划,留了很充足的宣传期的时间。因为鸟巢场馆的人数比我们之前做的演出场馆多了一倍多。所以我做了很多宣传计划。但我们真的没有想到,一开票的时候,会是这样的情况。

其实开票前,我就已经知道票已经订完了。网路前五排给歌迷的抢票,短短三分钟全部卖光。不管是对我们还对歌迷来说,这都是一个奇迹。我觉得更夸张的是,还加了第二场。这是我们想不到的。我只能说,五月天真的不是只有他们五个人。每一个五月天奇迹的创造,都离不开五月天的歌迷。某种程度上,所有的参与者都是五月天,包括歌迷,工作人员。我觉得是五月天代表了一种群众和团体的力量,大家一起去完成一件事情的信念。

小樱:我们常说,内地的市场和台湾不一样,内地太大了。您能给我们分享一下,五月天是怎样开拓内地市场的吗?有什么特别有效的推广手法吗?

艾姐:说到这个,我想到的是2006年、2007年时候,BenQ赞助的五月天内地演出,每次差不多有17场的样子。我们连续做了两年,06年的时候,我们到每个大学中去,是2000到3000人的场;07年做第二次的已经是3到4万人。这些所有的活动是没有酬劳的。其实五月天可以接很多商业性的演出,但当时BenQ能够提供我们所有的硬体设备,而这些硬体设备非常高昂。在客户的支持下,我们愿意做这个事情,选择了校园作为主要宣传渠道。五月天愿意花时间,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把自己的歌介绍给学校的学生。现在,当年的学生都已经在上班,不少已经是社会的精英,他们有能力来看五月天的演唱会。所以那时候的累积是值得的。我们在台湾就是这样起家的,所以我们相信在其他城市也同样适用。我们后来还以此作为素材出了一本《万里狂奔——五月天摇滚巡回记》。

我想,一是因为我们不会炒绯闻,这不是我们擅长的,所以我们选择了比较辛苦的巡回演唱会来打天下;第二是因为五月天作品的深度,他们的音乐总能给你感动,比如《倔强》。从小孩到上班族,什么时候加入五月天,他的音乐你都不会觉得过时。所以五月天现在歌迷,从中学生到上班族,到妈妈爸爸,都有。


小樱:五月天的《恋爱ing》《知足》还有《倔强》,是开拓内地市场时最主力推广的歌曲。许多内地的媒体人、歌迷,提到五月天就会想到《恋爱ing》。这会造成一种错觉,觉得五月天就是这样的一种极度流行的组合,跟摇滚没有任何关系。在内地乐迷中,许多摇滚乐迷不断地对五月天进行恶意嘲讽。您怎么看?

谢芝芬:我经常说,要了解五月天,要听他们全部的东西。可能你只听到一两首歌,下这样的评论,但我请这些朋友,如果有机会的话,从头到尾听五月天的专辑。

我们刚进大陆做宣传的时候,不能用“选择”这个词,而是Timing(时机)。如果我们第一张专辑就有机会到大陆做宣传的话,会是怎样的呢?我觉得很难去下什么定论。以我自己为例子,我听红心五(Maroon 5),我听U2,我接触到也是他们最Pop的部分,但我在意大利的时候,看他们演唱,其他歌曲我都不熟,但我也被深深感动。当在演唱会的时候,我才知道他们其实在干嘛,更深入地了解他们的歌。所以说,这不是我们的选择,而是大部分人的选择。就像阿信经常讲的,“就像小孩子不爱吃药,就喂他们裹着糖衣的药”。但是,五月天一直都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小樱:除了北京、上海、深圳、广州、成都这些一线城市,今年“诺亚方舟”的巡演还去到了南宁、泉州这样的二、三线城市。相信音乐是怎样把五月天的影响力推广到全国的?

谢芝芬:我们在04年进内地,努力的推广,至今已经7、8年了。我们必须承认,现在有了网络,比以前更容易了。像娱乐新闻,大家看了,看看笑笑就算了,但是作品深度、作品背后的故事,更适合用网络传播。五月天两三年才出一张作品,他们音乐有很多的沉淀在里头。我自己在听《后青春期的诗》的时候,我说笑说,我的告别仪式要用这首歌。我现在最喜欢的还是《憨人》,这首歌我已经听了几千遍、几万遍了,但我在雪梨(即五月天悉尼演唱会,台湾称悉尼为雪梨)听这首歌的时候,眼泪还是掉出来。我觉得音乐的力量是不可估量,不可以去估算的。就像我们看伦敦奥运,看到列侬唱《Imagine》,很多人都掉眼泪。

小樱:我们聊聊别的吧。过往滚石重视的是唱片的销售,但现在实体唱片下滑,唱片公司的重点到了演艺经纪和明星周边开发,而五月天的周边或许是华语乐坛当下最成功的。关于周边这一块,你是否有怎样的“窍门”?

谢芝芬:要求。他们对周边产品的要求是很机车的,挂上五月天名字出去的每一件东西,他们很谨慎。所以五月天每个出去的东西,被喜欢、被购买、被保留的机率都很高。像他们很多的T恤,我自己都保留很多,像我很多朋友都请我帮他们购买。明星周边,其实是真的非常喜欢、真的做得很好才会有购买的价值。关于这个基准,五月天一直都有把握住。

小樱:阿信的Stayreal和相信的周边有许多重合的地方,如T恤等,包括冠佑也有了自己的Drumming,这是否有冲突,比如“抢生意”的情况?

谢芝芬:其实,周边不是我们的主力项目,音乐跟演唱会才是我们的主力。我觉得周边作为演唱会的附属,作为一种纪念商品就好了。像我自己看演唱会,不知道会买什么回来作纪念,就会买周边,而周边在当地卖完就没有了,因此它有纪念价值。但像阿信自己的Stayreal则是属于服装品牌,他有自己的经营思路,也不会只卖和演唱会有关的款式。他们不冲突。

小樱:相信现在除了五月天还有其他的艺人,如MP魔幻力量,丁当,严爵等。我们注意到了,相信在其他艺人的推广上通常会植入强烈的五月天的印记。作为唱片公司来说,大牌带新人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事情了。但相信的情况是,五月天实在“太大”。打一个比方,在五月天这一颗太阳的周围,所有的星星似乎都黯淡无光。对此,您是怎么考虑的呢?

谢芝芬:我跟你说一个事情,你知道中国移动的彩铃数据,第一位是谁吗?不是五月天,是丁当。因为大家对五月天的关注很多,但其实丁当的歌非常红,声音条件也很好,只是大家在比较之下,丁当容易被忽视。但像丁当在香港的演唱会,8000张票是卖光光的。我想并没有多少内地歌手能够在香港做到这样的成绩(小樱注:丁当尽管在台湾出道及发展,但其实是浙江嘉兴人)。

每个歌手刚起步的时候都会遇到很多困难,像五月天第一场演唱会,在上海,票房只有几十万,差点办不成,但我们就是要尽力去完成它。现在相信音乐的其它歌手,我们也是抱着这样的信念去做。

小樱:五月天未来的经纪业务是否会更多考虑国外市场?如之前温布利的Just Rock It,还有今年的日本summer sonic。

谢芝芬:我们之前去澳洲、美国比较多,最近开始开拓欧洲市场,因为现在欧洲的华人也变多了。五月天海外的演唱会大部分来的都是服务当地的华人,但我最大的愿望是希望海外的华人朋友能够带外国朋友来看五月天的演唱会,把我们的歌推广给他们。像有一次我在美国,看到一群老外在唱《倔强》……嗯,是用华语,当时我就非常感动。

像我们在海外的演出,通常硬体部分会比较简单一点,跟亚洲地区不太一样。如果我要在L.A.做“诺亚方舟”,我希望硬体设备就能打造出一个L.A.版本的“诺亚方舟”,伦敦也如此。所以我们还会针对海外发展区别亚洲地区的演唱会主题和版本。

小樱:和艾姐分享我自己的一个经历。我在香港看“诺亚方舟”的时候,就算不在红馆附近,只是在某处的街头,在地铁里,我都能很清楚地知道迎面来的那个人其实是来看五月天演唱会的,就算他/她身上没有穿任何五月天的周边。于是很多人说五月天的歌迷像是“邪教”。你怎么看呢?

谢芝芬:像你所说的宗教性的,朝拜的类似感觉,五月天不会这样去想。他们一直觉得自己是最普通的凡人。阿信在做一个访问的时候说,请大家不要记得我的名字,只要记得我的歌。我觉得他们希望五月天带来的是音乐的影响,而不是人的影响。如果你听《恋爱ing》的时候,你会很想恋爱;如果你遇到你的前女友,会想到《突然好想你》;你被老板批评,会想到《倔强》。我希望大家记住他们的歌,而不是他们的人。五月天一直希望用音乐改变世界,他们也一直这样努力着。我觉得五月天真的很棒,我作为他们的经纪人,此生没有遗憾。

小樱:最后,我想问的是,相信音乐的公司同事,都是五月天的迷弟和迷妹吗?

谢芝芬:相信音乐里的所有工作人员,是我们公司所有艺人的歌迷。但其实,现在来我们公司应聘的人,很难不是五月天歌迷。有的人,主管觉得很不错,想要不要招他进来工作,会因为他对五月天的着迷程度而犹豫。这个问题蛮有趣的,如果这个人的能力很强的话,不能因为他是五月天歌迷就不让他来相信音乐工作。不过,我还是在这里劝告所有五迷,很喜欢五月天的人,不要进来相信音乐工作(笑)。

(通常唱片公司里不会让某歌手的铁根歌迷担任其工作,因为其中的个人情感会影响某些时刻的工作判断。艾姐说的是这个意思。小樱注。)
  评论这张
 
阅读(1444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