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晴耕|雨读(已停更)

已搬至https://zhuanlan.zhihu.com/magicying

 
 
 
 
 

日志

 
 
关于我
小樱  

原blogbus迁至此且将不再更新。感谢樱粉七年来的支持。

网易考拉推荐

我要玩自爆  

2007-09-14 00:35: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阎魔爱:汝之怨恨,妾为消之。 

      给老丁编完北流的稿子后,我准备要利用这点时间自爆。

      被划去新闻组后已经两周,昨日我的工作量又创新高:72篇新闻。当然,鉴于这里头有一半是雪山音乐节的东西,这个数字有相当大的水分,但作为一个网络媒体编辑来说,无论如何也是比较惊人了。一般我们的同事要求发稿数达到15或20就足矣。

      每天我提前15分钟到公司开始工作,发记者的专稿,如果轮到我当值还要换音乐类的头图头条,以及碟讯,试听,MV,还有万恶的公司稿。每天中午我都一个人吃饭——是的,在公司我基本上没有什么聊得来的朋友,只能独来独往。或许,我是公司里面为数不多的每天都和饭堂阿姨说谢谢的变态,可能只有我会和角落里的保安兄弟聊工作聊人生。在公司,我只能越来越反对娱乐至死,越来越亲近人民大众。这都是你们逼的。

      我很怕别人问我是不是不听流行歌。其实我听熊汝霖《熊的狂想曲》A段进B段的钢琴低音部和弦时哭过好几次。而且你看我豆瓣上听的那些小indie哪有什么特别可言。唯一比较有发言权的是我能听到一些比较新的法语,但现在也少了。每天做音乐新闻,而这些新闻和音乐根本无关;每天做MV,自己根本不会去看一眼;每天做试听,我电脑上还没有耳机。这就是音乐编辑。所以我觉得距离在Tom做了两年多了还没有滚蛋真是挺难得的。我更觉得贺愉当初是怎么熬过来的,这更加难得了。

      我每天得工作10个小时。所以中午10分钟吃完饭总是立刻投入工作,每天的事情都做不完。我不知道别人是不是这样。因为我除了要发新闻,还要打理子频道的琐碎,以及忙于招架各个公司的企宣,当然还有公司内部人与人之间那些不值一提的破事。确实啊,有人就有江湖。最近一直被记者告状,说我这说我那,好吧,不会调相机快门叫做记者,把承德避暑山庄搬到河南叫做记者,只会编辑如何编稿子叫做记者。从小曾经一度有过当记者的理想,到了后来逐渐淡忘,以及认识了大立之后,对记者没有一点好印象,但这只是模糊的认识,到了现在才知道个中真像。

      首先,之前我并不知道红包这种东西的存在,我不知道记者跑去采访是有红包可以拿的。在广州,红包的标准最少是200吧?但我拿过两次,都是300,不过都是大公司。而记者一般都会为了实现自己的利益而让编辑发一些通稿,也就是软文,当然,这个钱就自己拿了,于是编辑当然很愤怒了,这就是菲说的存在着这个分赃不均的情况。于是,编辑就不愿意发记者的软文,而愿意自己去找到一些公司的相关负责人,这样,由编辑来放一个公司稿、放一个MV、放一个试听,就可以有价码地向公司叫板了。虽然这也是编辑的本职工作,有没有红包都得做,但是拿人的手软,我就喜欢把你这个位置放高一点放显眼一点放久一点,不行么?好了,如果你在当编辑之前还给唱片公司写过通稿,而每篇是300元(现在涨价了,500了),而现在只要发几篇稿子,就比这个数还要高了,难怪编辑们都叫作者“写手”啊,啧啧,如此低贱。而久而久之,一个充满希望的好娃儿就这样沦落了。悲夫。

      当然,当记者的特权比当编辑要多得多,所以才会有这么多人挤破头想做这一行。很不幸地,大部分的记者们没有能够拿出相符的水准以及专业素质给予足够的说服力,所以我是能够理解黄健翔为何把记者叫做鸡者或者妓者的。个人觉得记者的职业操守可以和白蛇医生、黑蛇警察、眼镜蛇教师并驾齐驱,成为社会四害之一了。而到底这个记者应该叫做什么蛇,请大家给我出出主意。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