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晴耕|雨读(已停更)

已搬至https://zhuanlan.zhihu.com/magicying

 
 
 
 
 

日志

 
 
关于我
小樱  

原blogbus迁至此且将不再更新。感谢樱粉七年来的支持。

网易考拉推荐

帮高菲做的作业……  

2006-09-18 00:00: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算是一个科普……也看看没有网络资料可查的情况写出来的科普是怎样的。哦,对了,后面的维科的部分是为了凑字数而加上去的,是我两年前的外国文学的作业摘抄而来……

——————————————————————————————————————————————

  柏拉图的理想国,建立的初衷

  作为古希腊以及世界哲学史上具有浓墨重彩的一笔的哲人柏拉图,其不仅在苏格拉底与亚里士多德之间起一承上启下的作用,而本身亦有非常耐人寻味之处。其美学或曰哲学的集中体现便在勾画的理想国蓝图中。所谓理想国,本非单是一个社会的政治经济体制构想,而是全方位的、立体地、囊括所有社会人的思想,一并统筹规划的产物,而其中便可清晰地看到柏拉图对于文学艺术的审美态度。

  文学的最早起源是诗。古希腊亦然,并以荷马史诗《伊利亚特》和《奥得赛》为代表。关于文学的发生,当时希腊流行的观点是摹仿说,即用文字将客观世界艺术性地再现出来。而柏拉图却对此持反对意见,他认为对现实世界所进行的艺术性摹仿不过是骗人的玩意。他认为,世界上的事物分为三个层次,一个是神灵所希望的那样;一个是手工艺者猜测神灵所希望的那样;最后才是诗人和画家通过摹仿而创作的那样。按照这样的说法,诗人的表达对于真实的世界来说无疑是隔靴搔痒,更谈不上什么表现真理之类的了。当然,柏拉图的看法是具有一定的辩证性的,他无形中把世界分为理式、感性及艺术三个层面,只是把这三个层面简单地割裂来看罢,而实际上这恰好是一个由表及里、从现象到本质的过程。

  那么,柏拉图认为艺术是怎样产生的呢?他认为起主导因素的是灵感,即文学发生上的所谓“灵感说”。他认为所有伟大的作品都是神灵的恩赐,只有神灵凭附到诗人或艺术家身上,使他处在彻底的迷狂状态,把灵感输送给他,操控着他去创作。因此,所有的高明的诗人都不是凭借技艺来创作,而是对神的顶礼膜拜而获得的赠与。灵感说这一观点对后世有着深远的影响,最典型的莫过于德国狂飙突进运动时期的天才说、以及尼采直接继承性更为强烈的“酒神说”,可见其煽动力和信服力。平心而论,灵感对于创作的重要性是巨大的,许多例子证明了这一点,如郭沫若写《女神》,便是半夜三更如梦游痴狂状完成的。但请别忘了,灵感只青睐对创作孜孜不倦的人,神的光环不会光顾游手好闲的市井之徒。你也不能说这是因为诗人对缪斯的虔诚,养成与天赋同样重要。举一例子,我国唐代两位诗人,李白与杜甫。前者为诗仙,其作品重在鬼斧神工般的想象及妙语,旁人不可模仿,所以称为仙;后者为诗圣,语句整饬,因此杜工部诗常被作为后世学诗、特别是对句的范例,所以称为圣。因此,天才与人力虽不同,但却不能把它们割裂,而单方面地否定其中之一。

  在这样的情况下,柏拉图在自己的理想国中对诗人下达了逐客令。按照他的理由,诗人不仅不能正确地反映理式的世界,更背道而驰地进行伤风败俗的渲染,把神描写得和人一样坏,一样地自私,贪婪,胆小,他甚至不满荷马把阿基琉斯刻画得暴躁而傲慢。如果我们的文学作品满是这种丑恶性格的形象,那我们对生活中的各种丑恶将会习以为常,后果可想而知。因此,他觉得诗人所塑造的坏的典型会让越来越多的人堕落,必须把他们统统驱逐出境。但理想国里面也允许一部分的诗,那就是颂诗。只有美德得到赞扬,社会的风气才会得到净化。

  这样的道理乍听之下觉得很对路,但结合柏拉图所处的时代及身份,便会知道其用意。柏拉图所处的时代正是古希腊文学,包括诗及戏剧在内不断走向衰落而哲学冉冉升起的时代,而这正是一个属于古哲学家们在市集街头口沫横飞、夸夸其谈的时代,一个诡辩的时代。在这个时候,雅典的公民们已经开始有了民主的概念,有了自己的思想。当然,这种情况是统治者所最不想见到的,他们都喜欢以“民智未开”为借口草草了解所有不利于自己的事情。而恰恰柏拉图正是当时雅典上层阶级贵族的代表人物,他的立场偏向哪边,这是不需要怀疑的。而他又是苏格拉底的学生,曾写过数十篇以苏格拉底为主角的对话录,包括《斐多》等声名遐迩的篇章,这使得柏拉图需要用尽可能有说服力的理由按捺住民众们的蠢蠢欲动,而达到统治阶级以愚黔首的目的。

  因此,细心翻看柏拉图美学观点,可以发现他的唯心性实际上更多地带有欺骗性。他质疑诗会伤风败俗,而实际上,在几乎同一时代的东方,孔子便提出了更为完善的“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的观点,而针砭时弊、讽刺社会作为诗的四大功能之一,自然是缺一不可的。以柏拉图之才智,他不会不明白为什么诗人和剧作家要把神刻画得那样的不堪。因为神正是象征着现实生活中高高在上的统治者,对神的不敬实际上体现的正是民主的进步。

  关于文学创作的源泉,灵感说有一定的道理,但灵感说的提出,也带有强烈的政治倾向,即强调天恩浩荡,而个人是无力的。且由于柏拉图一味地强调天赋,意味着后天的所有积累都成了徒劳无功,这当然是下层劳动人民的一种变相蔑视。在柏拉图的理想国中,人有等级之分,第一等人是“爱智慧者、爱美者,诗神和爱神的顶礼者”。这些人无需创作艺术作品,只是去爱美,爱智慧。显而易见,指的就是哲学家,或曰柏拉图理想中的贵族阶级上层人物的光辉形象。爱智慧、爱美但不去创作,这和我国古代美学观点老庄一派固然有类似之处。所谓大象无形,大音希声,大美也是不能用言语去形容的,因此庄子说,“得意而忘言”,这是真正懂得欣赏美的态度。但这样提倡审美在消极方面的作用却是更大的。柏拉图急切地希望以哲学取代诗,其心中的小九九现在看来真是司马昭之心了。

  谈及文学起源,在此我们可以一具体事例作一有趣对比。先前提到的荷马史诗,也是大家所熟悉的世界文化瑰宝,按照柏拉图的说法,则是天神对诗人荷马的馈赠品。可我们知道,荷马史诗是古希腊英雄时代的民族史诗,是民间文化的结晶,是口口相授、代代相传、人与人的最直接碰撞。它不经过任何物质媒介的中介,每个人都可以把自己的生命理解融进去。它需要并允诺每一个人的创造,那些引起共鸣的东西会被永远保留和传唱。当它从全民族的嘴唇中走过,它便融入了这个民族共同的生命意识,成为最直接的艺术的本源。而十八世纪意大利历史哲学派代表人物维柯则这样认为,由于史诗时代的人们还没有具备抽象思维能力,因此,用具体形象来代替逻辑概念是当时人们显著的思维的特征。他说,“应学习的最早的知识应该是神话或神话故事的解释,……各异教民族所有的历史全部从神话故事开始,而神话故事就是各异教民族的一些最古的历史。”正因如此,维柯特别强调神话的重要意义,他认为首先需要了解的科学应当是神话学,即对寓言故事的解释。维柯还引用亚理斯多德的主张说,“特宜于诗的材料是近情近理的(可信的)不可能”,例如雷神操纵雷电,是种不可能,但是原始人仍深信不疑,因为对于原始人的想象力来说,这还是近情近理的。所以原始的想象虽不夹杂理智活动,却不因此就成为没有理性的或不可信的。对于那些原始民族来说,他们所具有的强烈想象力是不容置疑的。所以,“在世界的儿童期,人们按照本性就都是崇高的诗人”。因此,维柯在《新科学》卷三里有力他说明了荷马只是希腊人民中一个人,而且还只是一个理想中的人,实际上希腊史诗更是由全体希腊人民在很长时期里逐渐创造出来的。作者的标签之所以贴在荷马身上,因为希腊人有把突出的个别具体人物代表同类人物的习惯,荷马也只是代表“诗人”这一类人物的英雄。希腊各地方都说荷马是它那里的公民,关于荷马的年代也有早晚不同的传说,其“理由就在于希腊各族人民自己就是荷马”,“荷马一直就在希腊各族人民的口头上和记忆中活着”。海德格尔甚至认为,荷马诗中“所谓的存在者,根本就不是指自然事物”。由此可见一斑。

  总而言之,荷马本身就是一种想象虚构。《伊利亚特》和《奥得赛》所写的是希腊民族早年时代与晚年时代的两种不同的社会生活和两种不同的英雄人物性格理想,这也说明这两部诗不可能是由某一个诗人在某一个时代里创造出来的。希腊史诗之所以崇高,也正由于它是全体人民的作品,“崇高性和人民喜见乐闻是分不开的”,维柯认为这个原则就显出诗的一个“永恒的特质”。维柯的这个关于诗的起源的看法,和他的关于政体演变的看法一样,反映的正是民主思想,否定了柏拉图的这一种诗是少数优选者或天才的专利品或神仙降福的那种传统的贵族主义的看法,肯定了每个人“按本性就是诗人”,诗的真正生命力在于它能反映全民族的需要和理想,因而才为广大人民所喜见乐闻。

  由此,我们可以清晰地见到柏拉图在描绘他的理想国蓝图时是出于怎样的初衷。当然,我们也不必因此对柏拉图本人耿耿于怀,因为任何人的任何论调都是具有不可磨灭的时代色彩和阶级色彩的。正如所有的历史的只是叙事者的历史,美学也亦然。归根结底,它只不过是一个让生活更加富有色彩的法子罢了。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