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晴耕|雨读(已停更)

已搬至https://zhuanlan.zhihu.com/magicying

 
 
 
 
 

日志

 
 
关于我
小樱  

原blogbus迁至此且将不再更新。感谢樱粉七年来的支持。

网易考拉推荐

刺鸟  

2006-06-20 00:0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喜欢Eric Clapton吗?这位在Blues吉他偶像时期就被歌迷们视若神明、而转型至创作型歌手后依然征服了更广泛听众的老家伙,我最喜欢他的歌,不是Tears in heaven,不是Layla,而是Wonderful Tonight.今晚,我便是哼着“I feel wonderful because I see,the love lighting in your eyes”,蹦蹦跳跳地回学校了。

  还是那句话,我已经无可救药了。

  看了一下这几天写的Blog,想到张晓风确实是对的。“爱一个人就是上一刻钟想把美丽的恋情像冬季的松鼠秘藏坚果一般,将之一一放在最隐秘最安妥的树洞里,下一刻钟却又想告诉全世界这骄傲自豪的消息。”

  昨天毕业聚餐,其实就是散伙饭。因为心理一直牵挂着她,七点半就滚蛋了。据说他们后来一直玩到差不多一点钟,并有多人痛哭流涕。而叫瘦则是声称受不了空调,八点就回来了,评价是四个字:假仁假义。后来我又加了四个字:逢场作戏。该记住的一辈子忘不了,该忘记的我现在就已经不知道了谁是谁了。

  印象深刻的是宴席中,本班几对很没有出息的、从大一开始就好上了的、但四年过去后还是virgin的、俗称班对的,还一对一对地向各桌敬酒。我看到围裙和方家二小姐那样子心里恶心,结果我也举起杯子,对他说,我谨代表远在泰国素旺皇家学院的爱欣,敬你一杯。结果方家二小姐在后面狠狠地瞪着我。哈哈,痛快。

  无缘无故地又想起现居瑞典的老妖同学曾经在论坛上发过的那个贴,说起Thorn Birds的那个故事。每个人的胸口都插着一根荆棘,且We created our own thorns.比如说我本该继承父母的事业,选择学商,和账本、合同、毛利等打交道,而不是现在这样的一个不孝子。但这是我自己给自己所狠狠刺下的荆棘,决不后悔。尽管这可能会很痛苦,但与其庸庸碌碌地活着,我宁愿为了自己梦想选择痛苦,并高声叫唤着而死。想到这我又觉得很自卑,或许是我并没有资格说这样的话吧。我又能有什么梦想可言呢?

  其实,F.I.R的那首叫做《刺鸟》的,本该是一首有潜力的大气的流行歌。要是早这么一两年出来,可能我会疯狂地喜欢上。

  We created our own thorns, and never stop to count the cost. All we can do is suffer the pain, and tell ourselves it was well worth it. 对你,亦如此。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