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晴耕|雨读(已停更)

已搬至https://zhuanlan.zhihu.com/magicying

 
 
 
 
 

日志

 
 
关于我
小樱  

原blogbus迁至此且将不再更新。感谢樱粉七年来的支持。

网易考拉推荐

六月的鸟  

2006-06-19 00:0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月的鸟》
作词:叫瘦
作曲:小樱
编曲:小樱

歌词:

六月的太阳火辣辣,
六月的知了吵又闹。
二哥扛枪出门了,
我跟二哥去打鸟。

二哥说今天你不要吵,
不要吓走了我的鸟。
我说二哥你放心,
我会做你的好副手。

山上的树木浓又密,
山上的鸟儿蹦又跳。
二哥举枪“砰”了一声,
一个没有打中。

我说二哥你让我打,
二哥说小孩子别闹,
你的弟弟还太小,
不能够打炮。

  这是一年前写的一首歌,创作背景是上了儿童文学的课,有一个作业是要每人写一首儿歌。我好像把蚕豆帮的“蚕豆花,蚕豆花,没家的孩子才看得到它”之类的交了上去。而叫瘦同学根据其儿时经历写了这一首《六月的鸟》,我把B段改了,然后配上了Am Dm几个和弦,就成了一首Punk Pop.当时给新加坡傻子能听了,他第二天告诉我,本来自己吃着果冻,一听,真的吐了。后来这首歌就有了一个外号,叫“吐果冻”。一年之后,大概距今几个星期前的某天,一时兴起,给这首歌加了一个间奏,本来想弹A小调的布鲁斯音节,可因为技艺不精……发给自幼习武的印度人听,他说,听得他胃抽筋了。于是这首歌又多了一个外号,“胃抽筋”。前几天去钱柜,我随便点了一个GreenDay的美国煞笔,然后就着唱了这首吐果冻+胃抽筋,还是当着我们班主任的面,结果……被切歌……

  哈哈,回忆一下,也是庆祝一下叫瘦顺利拿到华南示范大学研究生入学的罚单,后来这个罚单又被取消了,被告知是公费,省了三年两万……(考36X分也能公费……世界乱了……人际关系还是王道啊)顺便广告,此space授权登载叫瘦小品文系列,有梁实秋遗风……

  从今年三月六日开始,我揣着一千块钱奔赴广州,且银行卡也就是一百来块钱,就这样一直撑到了现在,还比较佩服自己,毕竟在如此恶劣的情况下,我还义无反顾地买了余华全集12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庚辰本全四册,以及40张左右的CD……真不知道我是怎么活过来的。昨天一向最为放心的手机终于欠费停机了,妈的,我不玩彩信不玩彩铃之后半年充一次话费也行的……然后非常抓狂地借了劳模五十大元,跑下楼去充话费。然后又想起还欠着水电费没交,这是无法毕业的……

  幸好来了救济粮,其实一周前就到了的,只是传达室的大爷们把汇款人的姓名当作收款人然后张贴在墙外的长长的list里。还好是今天我去拿EMS,然后顺便翻了一下,才自己找着的……这样的乌龙已经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了……去邮局后发现今天所有人的抽疯了,三条长龙均有15人以上,足足等了接近50分钟吧。我习惯性的是排最左边那个队,因为那营业员小姐我这三年来是看着她从实习生变为在编人员的。可今天轮到我的时候,才发现是一张生面孔,一看,胸前挂着实习生的标志,而我所熟悉的那位……已经坐到最右边的位置上了……真是沧海桑田啊。

  排队的时候在拆EMS.创盟寄来的CD,收件人姓名是小樱……还好,后面加一个括号,邹雄飞……我无语了。里面是他们新推出的乐队水晶湖的专辑,翻了翻打印的宣传资料,想起没带往常独自行动基本不离身的Diskman,郁闷。在唱片内页找到了碧凌的名字,上一回她还是曹方的企宣,现在是媒体统筹了,这是升了吗?然后我就掏出手机给她发了个短信,说您现在是Promotion Supervisor啦。哎,真是沧海桑田啊。

  然后,可以入正题了。

  昨天她捎我去纪念堂百灵路那边尝过桥米线,那家小店挺隐蔽,在某一个角度是看不见的。然后这个寻宝游戏似乎不是第一次了,挺有趣的。后来她猛地发现了过桥米线的字样,那股劲儿很可爱。吃的时候我觉得量挺大,使得就算到了现在的中午时分我仍然没有一点饥饿的念头。舍友打了一个饭上来,我闻到那股味道,觉得一阵反胃,昨天那大块的肉片把我害的……果然是天生妹仔命,吃好点都不行。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我不爱吃穿山甲不爱吃甲鱼不爱吃海鲜。后来还看到了屋子里流窜的小老鼠,很有亲切感。

  其实,前天晚上她算是拒绝我了,但我还是没有办法就这样死心。本来我该就这样轻松一点的,就把它当作是一个句号,可这痴人说梦的想法只是一闪,然后是一片片撕裂的苦涩。今天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不太敢说话,都是小心翼翼地说一些不沾边的事情。她偶尔说一些与自己男朋友的事情的时候,我脑袋比较发白,然后又是一大片一大片的可耻涌上心头。但我却很想自己卑鄙无耻,我很想自私。回去时在等公车的时候,好几次想从后面抱着她,可又忍住了,我担心又尴尬收场,因此宁愿维持现状。实际上,解铃还需系铃人,似乎只要和她在一起就能感觉到安心,仅此而已。我为自己被这种小学生的思维充斥着头脑感到无地自容。我已经无可救药很久了。

  再后来我把她送回去,道别后,还是没能舍得走,便在中大瞎逛。我觉得自己很坏,因为我的初衷是想着她一定会给我发短信,然后我告诉我她还没走,她一定又会找我,那就又能见到她了。自己走了一阵之后似乎也没想太多,无尽的夜色很能陶冶人,在黑暗中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这似乎是他妈的朱自清先生文章的句子。抬头仰望夜空,想起了《2001夜物语》,我又想到如果可以的话真他妈的想拉着你飞往魔王星去。这时候短信终于来了,我急急脚地原路返回,看见她已经在楼下了,似乎还等了好一阵子,而原本有一点激动的心情在见到她之后仿佛又安静下来了。这真是太矛盾了。

  她说有点中暑,我摸了摸她的额头,微热。我说这可能是脱水,然后喝了一点糖水,还有凉茶。她皱着眉头硬噎了一杯类似癍沙的东西。无独有偶,今天一大早,在北京的印度人无厘头地对我说,他很想念广东的凉茶,北京只有罐装王老吉,还甜的,一点劲儿都没有。嗯。

  尽管我曾说过,要用自己的方式去喜欢你,这意味着不打扰和干涉你的生活。可是,fei,我想现在自己真的已经不只是喜欢而已了。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