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晴耕|雨读(已停更)

已搬至https://zhuanlan.zhihu.com/magicying

 
 
 
 
 

日志

 
 
关于我
小樱  

原blogbus迁至此且将不再更新。感谢樱粉七年来的支持。

网易考拉推荐

年华似水 1-3  

2006-05-14 03:00: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还记得那会儿我那学校只有两栋教学楼,每栋都只有三层,共十二个教室,一个年级就占一层楼,分四个班。一到三年级在南边,四到五年级在北边,我就从南楼的一楼霍地一下上到了三楼。这两楼台阶人家可是要用两年去走的。一想到这个,我心里还是比较高兴的。

  功课方面并没有太大的困难。主要的两个科目,语文自不必说了,我在那个时候开始看《悲惨世界》,对付小学课本自然没有问题;数学就更简单,我都自学幂函数了。每次考试,我总是拿一百分,这是肯定的。但我的同桌却说我很坏,明明题目对于我很简单,可就要装作绞尽脑汁的样子,每道题目都是想了又想,算了又算,检查了二三十遍之后才把最终答案定下来。这让喜欢传抄我的答案的同学们都得跟着我涂涂改改,手忙脚乱。而且我还经常给给人下套,比如有一次考数学,有一道判断题是这样的:“小红家到少年宫的距离是1250米,小红从家到少年宫走了20分钟,每分钟走多少米?这是是求路程的题目。”题目要求在后面的括号里对的打勾,错的打叉。我同桌一看,我的试卷上这题打了个“√”,她也赶忙跟着打了个“√”。后来试卷发下来之后,才发现原来我当时用手指把下面的部分遮住了,其实这应该是个“×”。所以同学都说我这人很坏,连同学都使诈,将来一定会诈骗银行被拉去枪毙的。

  说到枪毙,这是我们小时候都很熟悉的事儿。我们小镇上有一条铁路,大人们说沿着它往北走就能上到北京,我妈说大串联的时候我舅舅就曾经和一大帮同学沿着它一直走,想去北京见毛主席,可走到湖南长沙就嫌累坐着火车回来了。我想我妈这话是唬我的,我舅舅应该是坐火车去的,然后串联结束了,不能白吃白喝白坐车车,被迫沿路行讨步行着回来的。且说我们常在放学及节假日时候去铁道旁边玩,铁道旁有很多树,树上开满了花,比公园里的玩具火车好看多了。我们也曾沿着铁路往北走,可没到北京,就先碰到了一个刑场。有一次就正好在边上看警察叔叔枪毙死刑犯。一警察叔叔手持一把黑漆漆的不知道口径也不知道是全自动还是半自动的手枪,就站在犯人的身前,两人相隔不超过三十公分。犯人则由另外两位警察叔叔按着,反拷着的双手似乎还带着镣子。一切就绪之后,那行刑主要负责人的警察叔叔用枪抵着那犯人的右边胸口,崩的就是一枪。那犯人闷叫一声,血水就好像刚挖着了地下水似地涌出来,还溅得那警察叔叔一身子。随行的法医赶忙走过去,一摸脉搏,还没死哪。随后就用围观的群众们嚷嚷,喂,这位警察哥哥,你打哪边啊,心脏在左边!那警察哥哥估计是头一回执行任务,太紧张了,于是他又抖擞了精神,一下子往躺在地上的死刑犯左胸上连开两枪。被处决者在中枪是抖了两下,也没了动静了,围观的群众这才散去。要知道,处决犯人在任何时候都是要先游街示众的,然后再被枪毙,在小镇上可是万人空巷的事儿,而行刑现场也总是场场爆满。每听说有人要被枪毙,管他是犯了什么罪,总之是要早早地就要去占个好位置的。俗话说,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走路,所以,小镇上长大的孩子对枪毙这件事都是非常害怕的,我们相互间的诅咒用语也是枪毙,玩的警察抓小偷、小偷被抓到也是要枪毙的。他们用枪毙来攻击我,可想而知我是多么可恨。可转念一想,这又是人之常情,只要枪毙的不是自己或者是自己的亲人,每枪毙一个别人,就等于给自己上映了一场电影。我们每个人后来都看了不下三场这样的电影。

  可甭管怎么说,现在我可是每次考试都稳拿第一,管我使诈还是怎么的,谁教你们不自己专心作题,要派我的同桌来刺探答案,然后再放射性传播呢。还记得我妈那大悲咒么?小乖乖,快高高,长大大,读书书,考试试,拿第一。就算我跳了两级,可还是拿第一。但是,拿第一之后要干什么呢?我问我妈,我妈说,考第一就能上重点初中啦。我问,那上重点初中又干嘛?我妈说,上重点初中就能上重点高中啦。我问,那上重点高中又干嘛?我妈说,上重点高中就能上重点大学啦?我问,上重点大学又干嘛?我妈这个时候就答不上来了,估计她可能有想过上完重点大学就能赚大钱这样的答案,可似乎感觉两者间也并没有存在必然的联系。她的儿子数学这么好,逻辑推理思维一定很强,经不起推敲的东西不能够随便说出来。而且,万一说了赚大钱这个事儿,那我再继续逼问下去,即使把改善生活、娶媳妇儿、赡养父母、做国家栋梁民族脊梁、造福全人类这些都搬出来,凭着我坚忍不拔的性格,非得把土馒头供出来不可。这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实在是太沉重了,而且因经常观摩真人版警匪片电影大结局的缘故,我对土馒头的认识还只停留在痛苦的非正常死亡上,所以我妈不得不就此打住。可她又不忍心看着我眼巴巴水汪汪的样子,于是就说,上了重点大学之后,你就可以想干嘛就干嘛啦。

  没想到,偏偏是这样一个不负责任的回答把我给哄住了。我心想,那我一定要上重点大学,因为那时候就可以不管老师安排的座位表,想坐哪就坐哪了。

  为什么我其他好端端的不想,就想这座位的事情呢?想干嘛就干嘛,这无边无际无法无天的权利不是比皇帝老子还要爽吗?人人都说皇帝好,可皇帝还得每天四五点就醒来上早朝,要是某天想和哪个妃嫔睡个懒觉,就有臭屁诗人做诗个什么“君王从此不早朝”讽刺一下。而且,做皇帝还得一年到头忙个不停,除非是做个昏君,否则皇上能有什么自由?可我妈说,上大学就比皇帝老子还大,那我为什么这样安贫乐道地只想着个课室里的位子?

  说白了,就是那时坐在我旁边的女生太不对口。刚才忘了介绍我的同桌,那小三八姓史,老爸是一个矿井里的包工头,她在家里排行老大,下面还有一个弟弟。我讨厌她不仅是因为她每次考试都要充当班上其他同学的线人,更重要的是我认为她实在太过不伦不类。

  这种不伦不类首先表现在穿着打扮上。那个时代以及那个年龄,绝大多数的女生还是处于追求美的萌芽阶段,真正把它上升为一种自主自觉的行动上的追求还需要再发育几年。可史氏则不然,她有一种超年龄段的臭美。她最喜欢把一头长发梳成两个羊角辫,上身穿一件白色的贴身小衣,且领口很低。外面再罩一层橘红色的小马甲,那马甲还很短,只能勉强护着胸部,整个腰部都露了出来。这使得她看起来腰很,略微突起的胸部在遮遮掩掩之下更加出类拔萃。而班上其余女同学这个时候上身还都是坦荡如砥的,她们都觉得她不伦不类,我也跟着觉得她不伦不类。

  其次,还表现在对待异性的态度上。我们知道,中国学校的座位编排制度历来是别具韵律的。小学的时候,我们最强调男女授受不亲,哪个小王八蛋敢和女生玩,他一定会以宗教异端之名被大伙实施种族隔离。可全中国的老师都违背公民意志,让小学的男生女生坐在一起。中学的时候,我们又都处在异性相吸的青春期,同性在一起聊的话题也离不开异性。可全中国的老师又再次违背公民意志,让中学的男生女生分开来坐。当时我所处的三年级,绝对属于第一阶段,在桌子上划一条三八线是最流行的做法。如果谁一不小心越过雷池一步,就会受到相应的惩罚。惩罚的形式种类很多,一般按照当事人事先的约定执行,如掐一下之类。由于五四革命对封建思想的扫荡卓有成效,我们对男女共学这一件事情已经不像一百年前那样视为洪水猛兽,大家的阶级对立思想觉悟性虽有,但警觉性不足,因此越界情况时有发生。久而久之,大家逐渐发现,原来你掐我一下我掐你一下也不是什么坏事情,甚至称得上是有趣。

  史氏和我也划三八线,当是我们的惩罚方式很所有人的都不一样。她说,如果你不小心越界了,那就要抱我一下。我问她为什么,她说,你这么喜欢往我这边靠,那我干脆直接让你抱抱好了。

  这一情况让我很苦恼,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就算我时刻牢记着以阶级斗争为纲,但稍不小心就会犯事的,就像苏秦头悬梁锥刺股实际上并不是想要自残,即使那时候不流行《孝经》,他只是想通过这一心理暗示来让自己不要打瞌睡。可光这样是不够的,还得接受一点切实的教训,痛了几次之后自然会养成条件发射。到了最后阶段,他的头稍微一点就会自己动手拔自己一根头发并锥自己大腿一下。我和史氏到了后面的时候也这样,我只要胳膊肘稍微突出了半厘米就会顺势抱着她。她亦如此,而且她抱人的方式很古怪,总是双眼平视前方,上身整体保持前向,只伸出两只手,有点八爪鱼的感觉。这样的惩罚方式在全班都学看来都不伦不类,所以我也认为这是不伦不类的。

  尽管如此,史氏却不在意她自己是否真的是那样的不伦不类。我有时候也想告诉她,其实我觉得你并不是那样的不伦不类的,不然我和你天天朝夕相对,岂不是我也不伦不类了?可我又觉得这样的话似乎又太自私,只好作罢。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