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晴耕|雨读(已停更)

已搬至https://zhuanlan.zhihu.com/magicying

 
 
 
 
 

日志

 
 
关于我
小樱  

原blogbus迁至此且将不再更新。感谢樱粉七年来的支持。

网易考拉推荐

说聊斋  

2006-02-27 00:00: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聊斋拍成连续剧,是十几年前的事了。

  那时我还是个不懂事的小毛孩。每当大人们看聊斋,我也拿把凳子坐在黑白电视机前,凑个热闹。印象中,聊斋是十足的鬼片。开头的那一段配音,毛骨悚然,我一辈子也忘不了。看了好多集,情节大都忘了,只依稀记得是讲书生和狐狸精的故事。

  后来长大了,上了大学的中文系,还是没看过聊斋的原著。因为原著是文言文,读起来不轻松,再加上每天要学英语,便渐渐对中文失去了兴趣。大四的一年,偶然在书店看到一本白话聊斋,拿起来翻一翻,如获至宝。

  译本是岳麓书社出的,翻译得相当好。最重要的是,故事繁多,精彩纷呈。闲时看一看,开怀大笑。有人将聊斋比作中国的《天方夜谭》,着实荒唐。聊斋是大人的童话,《天方夜谭》是小孩的童话,二者相差十万八千里。欧美三大短篇小说家:欧亨利,契柯夫,莫泊桑三人的作品加起来,也未必有一本《聊斋志异》多。若论艺术水品,蒲松龄绝可与此三公比肩。若要勉强对比一下,则蒲松龄之风格更近于欧亨利。

  我总是固执的认为,伟大的作家,骨子里都是浪漫的。鲁迅对现实很不满,但他的作品不着意写实,而是在幽默中暗藏讽刺,笑里藏泪,触人心目。曹雪芹更不满社会现实,但他还是借风花雪夜写酸楚苦涩。我们的蒲松龄先生,一辈子追求功名,一辈子不能进仕,他感到苦痛与愤恨,他感到世人都不能理解他,他只能与鬼狐对话。

  我是希望世间真有鬼狐,更希望这鬼狐能与我分担忧愁。然而,我活了二十多年,仍没见过鬼狐,倒是看了不少虚伪的笑容,假意的奉承。有时,自己还得被迫装扮虚伪的笑脸和假意的奉承。可见活着就得挂着一张假脸皮,扮鬼装狐。偶尔看看坐在高台上的人士,人人都在盼鬼脸。

  小时候坐在门前或树下,听老人们讲鬼故事,吓得要命,却仍旧要听完才罢休。末了睡觉,准得发恶梦。怕了就要起来开灯,开灯才肯睡觉。有一次刮台风,大风吹得呼呼响,极其像连续剧《聊斋》开头的那一段音乐,弄得我一晚睡不着。试若真的见鬼,准得吓得半死。所谓的好鬼,只有去聊斋里找了。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