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晴耕|雨读(已停更)

已搬至https://zhuanlan.zhihu.com/magicying

 
 
 
 
 

日志

 
 
关于我
小樱  

原blogbus迁至此且将不再更新。感谢樱粉七年来的支持。

网易考拉推荐

好吧,也说黄健翔与吴虹飞  

2006-11-27 22:34: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的禁语中,“好吧”是一个不爽型的词汇,因为我一看到这个词就想起好逸恶劳的北京爷们嘴脸(详情可见《北京人》一文)。但这次还是要说“好吧”,可见这个无奈。

  黄健翔作为央视明星级解说员,说实话水平真的不敢恭维。他的脑子不够灵光,嘴也不够快,不知道是怎样红起来的,而且不知道为啥看央视的球迷会喜欢此人。照理说,现已是领导上的张斌同志才是央视历史上最好的足球解说员。而在许多报道中都称黄在遭殃台工作期间备受打压,很不畅快,作为个性鲜明的他,很是郁闷云云。妈的,谁能告诉我,黄健翔那里个性表现得突出了?就是解说门事件么……别说我不了解他,在看广体之前,我对他还算是熟悉的。嗯,还是我们家何辉牛,和SB领导陈X一起解说还敢调侃领导,也敢公开声称自己明年可能就回香港啦,不和你们这班大陆仔玩啦之类,君子坦荡荡。所以我一直对黄是没有什么好感的,但也说不上讨厌。

  至于吴虹飞,名气当然不如黄了,而且从网络上的支持率来看也是差了一截,还被新语丝掌门人方舟子老师落井下石。按照我的判断,方舟子老师所说的吴虹飞对他背后的人身攻击应该确有其事,我也不会觉得那些话有什么夸张,作为一个有自己独立气质的牛人,吴虹飞理当这样。但私下里怎么看是一回事,在工作上还是不能显露出来,你得服从领导安排,把任务完成好。所以我觉得吴虹飞去南都这样一个地方当记者确实是比较为难。南都不是不好,只是非常不好,它只是抓到了广州这个城市的糟粕之处,却没有表现这个南方都会的活力、平和、亲民等精髓,这也可以理解为什么广州人把他叫做民工报,或者捞仔报。总而言之,南方是一个远离了老百姓的集团,渐渐地缺失了媒体所最需要的良心。

  当然,良心的缺失和杀必死新闻的泛滥是一种范围性的。吴虹飞这么烈的人经常要做一些纯粹的体力活而不是思维体操真的很辛苦,这个绝对可以理解,我觉得她能成为一个“名记者”确实已经不容易,换着我可能一早就崩溃了。而在这次纷争当中,黄健翔讥讽她不知道谁是车王却有点过了,隔行如隔山,这真不是盖的,文艺青年多不喜欢体育,这是我总结出来的一个规律。而关键是黄健翔认为报道不完整而开始发飚,个人觉得真是小孩脾气了。因为——

  媒体,真的可以客观吗?

  报道,真的可以完整吗?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扪心自问把,作为一个作者,谁不是天天在添油加醋?谁不是在自己的行文中为了好看加入了自己的主观臆断及其他修饰性的词语?作为一个作者,谁不是为了混一口饭吃而迷迷糊糊地写着一些自己写过就忘掉的东西?黄一直都是动嘴皮子,他的自传估计也是口述的,一定不知道文字和语音的差别在哪,才会这样地抓住一点大发雷霆。关于那篇报道,从董路叔叔的印证中(我还是相信董路的人品的),我们可以看出吴虹飞在里头的断章取义等部分,这恰是理所当然的。人物采访应该忠实还原其本来面貌,但是在现在的媒体的整个环境下,特别是南都这样的媒体,确实很难原句照搬。没点新鲜,你爱看吗?

  我非常支持菲菲的力挺吴虹飞的心情,因为支持黄的太多了,需要平衡,平衡。说实话,错的确不在吴虹飞,但也不在老黄,这样的报道本来只是中国乃至世界每日成千上万的报道中的一部分,但恰好的是,敏感的记者碰上了敏感的话题,由此而引发矣。所以,我现在都不看啥门子的杂志了,闹心,还不如把《脂评本》多读几遍好。

注:实际上我并不知道《南方都市报》《南方人物周刊》之间是否有从属关系,只之前一直是混淆的,从感觉上来说,确实给人衍生的感觉。所以上述内容在这方面的混乱,纯属必然……但不用放在心上。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