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晴耕|雨读(已停更)

已搬至https://zhuanlan.zhihu.com/magicying

 
 
 
 
 

日志

 
 
关于我
小樱  

原blogbus迁至此且将不再更新。感谢樱粉七年来的支持。

网易考拉推荐

小樱实习日志 第一话  

2005-09-12 00:00: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生平第一次失眠竟然是因为要回母校。12点磨磨蹭蹭爬上了床,竟然翻来覆去地苦等到天明。一点钟的谈笑声,两点钟的飚车声,三点钟的碰杯声,四点钟的鸡啼声,五点钟的扫把声,六点钟的晨运声,声声如耳,那个惨境生平着实是第一次体会到。
                 
  六点半起了来,煞有介事地认真梳洗,还沐浴了一番,差点没被照妖镜吓死。这样大的黑眼圈,真的是我吗?我当时差点被吓哭了,这副德行怎么见我的学生啊?
                 
  但是,现实总是残酷的,你必须得直面人生的苦难。妈妈很久没有早起为我准备早餐了,大概有五六年了吧,还是追溯到更早之前?反正是吃得挺感动,滋味倒是没多少,可能是我鼻子有点塞,着凉了。
                 
  用手机短信和远在开平的主席打了招呼,我也出门了。挎着妈妈亲情赞助的“松日十周年纪年公文包”,踩着初三时候买的山地车,吱吱作响地驶向了新曲江中学。
                 
  先来到的是行政大楼。自行车随便一扔,咚咚咚地跑上教务处,找李宾主任报个到,竟然在里头见到了Mr.Zhu.他对我没有丝毫印象,绝对,从他脸上那几块稳定地横肉就能猜出个八九不离十。向他打听了一下李老师的办公地点,竟然说是教学楼里面,高三办公室。我X,害得我白跑一趟。虽然李斌老师说,明天我直接去找老余头就行了,但礼数毕竟是不会嫌多的。上到教学楼,只怕了一层楼梯,就已经晕厥了。四排四层高的教学楼,由两条看不见头的直道走廊连接着,少说也有200间以上的课室,我当时差点腿就软了。你让我怎么找啊?还是先找老余头算了,记得他是在三楼。然后就这样逢人问人地谦卑式探路法,说了N次的“老师好,麻烦你,请问一下……”,终于在所谓的“西二三楼”的高一1号办公室里找到了老余头。
                 
  一进去,老余头竟然说忘了我叫啥名字,后来还一直以为我是韶关学院的,我X,看来他对我是一点都不上心,我像是读韶大的人吗?不过我一提,他还是把我记起来了,在办公室里面还没有坐下来两分钟,就说,走,你不是要听课吗?来吧。我就在懵懵懂懂地情况下完成了生平的第一次听课。
                 
  噢,差点忘了介绍一下和学生见面的场景。我教的班是高一(5)班,竟然是(5)班,天,世事竟然有这么多的巧合。99届5班的同学们,我没有忽悠大家,真的,我实习所在的班级正是5班。扫了一眼,学生都挺活泼,看肤色和穿着,百分之八十似乎是来自于农村的。噢,第一组倒数第二张桌子靠走道旁的那个女生不错。结果我语无伦次地做了简短地自我介绍,还一头一尾鞠了两个躬,同学们热烈地鼓掌了两次,似乎大家都挺开心地,嗯,我也开心,真的,不是客套话。
                 
  一节课下来,回到办公室里整理听课笔记,感觉还不错。这节课讲的是《离骚》,高一学什么《离骚》,放屁。老余头课后还给我分析了这一课他的设计思路,挺清楚的,而且对我很受用。老余头依旧是那个老余头,说起楚地彪悍的民风的时候还仍不住夸夸自己湖南老家的老余头。他的课还是那么活泼,生动,有趣,学生们都很欢迎,看来我的上课风格(实际上也有很大部分不自觉地模仿他的成分)也应该能被同学们接受。
                 
  早操的时候被校方耍了一轮,开了广播晒了太阳又折回去了,脑子没有病的人总是当不了上级。我又去了行政楼缴纳这个实习费,在财政科碰上了吴寒,他几乎没有动动大脑就喊出了我的名字,得知我此行是来实习后大呼为什么不去他的班,还说教语文也没关系,一样可以来听听他讲课(他的课我还听得少吗?)。我说,一定一定。他还说要介绍本校几个实力派的语文老师的课让我去听,后来急着走又没有问他了,可惜可惜,过几天一定要再找他。
                 
  回到办公室时顺理成章地迷了路,跑到了高二的办公室去了,幸好张望了一阵子觉得不对劲才没有闯进去。回到自己的临时岗位时,开始批改作业,第一份作业是《氓》和《静女》的翻译。弄完之后一个上午就过去了。
                 
  中午回到家已经是接近一点,妈妈等我吃饭,老爸差不多吃完了。一晚没有睡的我又经历了烈日地烘烤,真的支持不住了,老爸又在我房间里面用着电脑炒股,开着风扇,他的狐臭味扑鼻而来,这个地方怎么睡?妈妈拉我到她房间和她一起睡,我喊着睡不着,没想到一分钟不到就像一头死猪那般了。
                 
  我睡得很死,50分钟后还是被尽忠职守的手机闹铃弄醒,没两下又冲去学校了。下午第一节课是批改作文。我可以理解以前上学的时候初哥哥所说的“改到两点才改了两个组”是怎么样一幅情景了。第二节课是班会,上到一半的时候竟然重现了我四年前所写的《发殇》一文的情景,又有“大队人马”来检查仪表,从首饰到头发。如果我现在的身份是学生,一定又要上光荣榜了。我真不明白那个每次出门起码要花一个小时做头发的定型、眉毛的勾勒、粉底的铺陈、口红的涂抹的女人,有什么资格来检查学生的仪表。有本事就穿着一对解放鞋、扎着麻花辨,素面朝天地来,你他妈的丑娘们。
                 
  第八节课年级的班主任和党员在5班的课室开会,老余头回来又是一阵大骂。隔壁的某位中年老师非常平淡地说,你没听到吗?领导说,你们班主任,不要把自己当人看。我X,这句话太经典了。
                 
  下午6点才回到家,妈妈又炮制了阳萎薯条,蛮好,蛮好。7点钟又赶回学校,继续作文的批改。直至10点钟,我终于把自己班上的57人的全改完了。自修课下课的时间还到班上逛逛,学生们喊的“老师,坐”真是别有一番滋味,比黄海教授劳模机子上的那些AV女优好听无数遍。
                 
  这样,我的实习第一天的工作就结束了。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