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晴耕|雨读(已停更)

已搬至https://zhuanlan.zhihu.com/magicying

 
 
 
 
 

日志

 
 
关于我
小樱  

原blogbus迁至此且将不再更新。感谢樱粉七年来的支持。

网易考拉推荐

众里寻她千百度——秦可卿  

2005-11-10 00:00: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央视《红楼梦》连续剧,改编得最让我不爽的是秦可卿“遗簪”的一段。编剧的意思,隐约让人觉得,秦可卿淫丧天香楼,是因为她和贾珍的奸情败露,才自觉无脸面苟活于世上。而丫头瑞珠者也因看到了18禁的东西,慌乱中打翻了花瓶盆栽,被贾珍发现后觉得大限将至,可卿死后也随之触柱身亡,名为殉主。恕我冒犯,这位编剧果真是猪油蒙了心,比高鄂还二。他要么是看不懂红楼原意,要么是去繁就简地搪塞。如果觉得不好意思侮辱前辈智慧的话,那就选择后者吧。

  秦可卿的身上拥有太多摆在显眼之处的谜团,连我这个槛外人在没有任何红学研究工作者的启发下也能发现一箩筐的“不合情理”。其父秦业系工部营缮司郎中,五十岁时在养生堂抱来一子一女,男孩夭亡,女儿长大后出落得风流可人,即秦可卿。宁国府在面临男丁凋落的危险境遇时(与“荣”相对),竟然因为和秦业这样的小官吏“素有些瓜葛”,不明不白地就结了亲。对于这样重视门当户对的四大家族,为单传的贾蓉安排婚事,就这么个随便?

  好,就算真能嫁入贾家这一豪门,那包括下人在内、所有戴着有色眼镜的家族成员,对她是怎么看法?让人奇怪的是,秦可卿在贾家却是如鱼得水,和王熙凤好,和老祖宗好,是孙媳妇中第一得意之人啊!

  在焦大醉骂这一出经典戏折里,我们隐约知道了“爬灰的爬灰”这回事。实际上,秦可卿和贾珍的关系,在宁府中根本不是什么秘密,大家都心照不宣。粗心的叫瘦甚至还就这个问我:“秦可卿不是贾珍的老婆吗?”所以,为了这个“淫丧”是不成立的。初看红楼,读到第十三回《秦可卿死封龙禁尉》,便觉得秦可卿死得不明不白,情节上有明显的脱节痕迹。后看脂评本,得知这一回果真是删去了四、五页之多,不由得为自己的文学敏感暗暗赞赏一番。最后直到丧事的大肆铺张,笼罩在秦可卿身上的迷雾依然挥之不去。

  当时我的猜想是:秦可卿原本是一富贵人家的小姐,因为家族遭难或其他某些原因,被父母含泪偷送至秦业家,秦业则对外谎称是养生堂抱来的野婴;长大成人后,贾家因和她的亲生父母是世交,所谓的“瓜葛”一类,便义不容辞地把她娶了过来。十三回被删去的四五页,应该是描写她在天香楼画梁春尽,并最终吐露自己真实身世。虽然这只是我的无根据的瞎扯,但后来看央视百家讲坛刘心武揭秘秦可卿,发现我俩的思路竟大致吻合,不过刘心武引经据典地比我扯得更玄乎罢了。原来科幻小说里的火箭真能造出来的啊?

  那么,到底秦可卿到底得了什么病?为什么说“治得了病治不了命”?她的“命”到底是什么?她最后是怎么死的?悬梁自尽还是被人辣手摧花?贾珍在天香楼和她是否有一场惊心动魄的对手戏?贴身丫环瑞珠是否目睹了这一幕而被迫触柱而亡?

  这一连串的问号,正是可卿这一人物的魅力所在。

  雪芹对这一人物的处理是非常暧昧、模糊的。一方面,秦可卿作为宝玉的梦遗对象,乳名兼美字可卿,兼有黛玉和宝钗之美,这流露出作者怎样的爱慕之情啊。以至宝玉听到了可卿的死讯,立刻一口鲜血吐在地上,有如韩剧的镜头似的。可另一方面,雪芹对于她和贾珍之间的关系,态度摇摆不定,否定与同情并存,有批判有痛惜,写到最后还是人道主义大旗占了上风。在创作的过程中,在反复修改的过程中,雪芹也在加深着对封建大家庭内媳妇境遇的理解,最后还把她加进了十二钗之中,成为红楼女儿中最耐人寻味、最具朦胧之美的角色。

  唠唠叨叨地说了一堆滥语陈言,只是想通过秦可卿这一人物,透射出红学一角。过往对红学深恶痛绝,觉得一部文学作品被这样折腾来折腾去,有什么乐趣可言?

  现在,我不这么想了。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