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晴耕|雨读(已停更)

已搬至https://zhuanlan.zhihu.com/magicying

 
 
 
 
 
 

新浪微博

 
 
模块内容加载中...
 
 
 
 
 
 
 

广东省 广州市 双鱼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原blogbus迁至此且将不再更新。感谢樱粉七年来的支持。
 
近期心愿霓虹你好。
专长技能忍术
人生格言傻逼才有座右铭。
E-Mail magicying@gmail.com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最新日志

 
 
数据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生活止痛剂

 
 
模块内容加载中...
 
 
 
 
 

归档

 
 
数据加载中...
 
 
 
 
 
 

焦点头图

 
 
聚焦图片加载中...
 
 
 
 
 
 
 

柯智棠:所有的流浪,最终都会找到方向

2016-8-18 9:19:28 阅读719 评论0 182016/08 Aug18

“在我的时代,还有唱片行,如同博物馆,装满了希望。披头与枪花,爱情和忧伤,永远骄傲高唱。”

在五月天的新专辑里,他们这样自豪地唱着。犹如一个时代的挽歌,却又显得光芒万丈。同样的场景出现在柯智棠的《It Was May》MV里:一家位于台中南投的老式唱片行终究抵不过历史的洪荒,店长老伯百感交集地给店门贴上“结束营业”的告示,可这里头有多少难忘的记忆呢?有多少的年轻人在这个精神角落里,获得了他们青春拐角处的食粮和枪弹呢?柯智棠在淡雅的木吉他和弦乐里唱着:“那是某个五月,某个星期二的早晨;当我醒来,看见阳光映照着妳美丽的脸庞;那是整年中最动人的笑容;微风轻抚,庭院里玫瑰香气瀰漫;我无法忘记那年五月,我们一起唱着;时光越是流逝,记忆却越是清晰;空气如此的清新,曲调如此的甜蜜,啊,那是那年五月啊,那年五月。”(注:歌词为英文,此为官方版中译)。

在台湾,柯智棠是一个“异类”。大学里念的是企业管理学系毕业的他,在大学毕业前夕,鬼使神差地拿起了木吉他,不料在2013年得以自弹自唱Coldplay的《Fix You》和《Clocks》获得第25届海弦奖校园民歌大赛冠军,并拜入表姐魏如萱亦师亦友的制作人陈建骐门下,被陈建骐誉为“奇异电流”;后签约索尼唱片,发行首张个人专辑《你不真的想流浪》,其“唱遍”小型巡演如一股小旋风卷过Legacy、海边的卡夫卡、风和日丽唱片行、离线咖啡;2016年第27届金曲奖最佳新人奖和最佳国语男歌手双入围,让柯智棠这一个穿着简单的白衬衫的男生硬生生地被拽入大众视野。

今年年初,金曲奖名单甫一公布,许多人不禁在问:柯智棠是谁?一

作者  | 2016-8-18 9:19:28 | 阅读(719) |评论(0) | 阅读全文>>

赵泳鑫《Get Out》:宝剑出鞘

2016-8-10 17:25:21 阅读569 评论0 102016/08 Aug10

在谈赵泳鑫的首张个人专辑《Get Out》之前,我想先说一个词:倒韩派。

尽管《太阳的后裔》、《来自星星的你》等韩剧中塑造的完美男神欧巴形象把中国的女生们撩的不要不要的,尽管黄致列在《我是歌手》上一路高歌、始终是人气榜毫无悬念的第一位,尽管Big Bang的《Loser》播得街知巷闻,尽管某宝上满目琳琅皆为韩式爆款……但总有这么一群人,对大举来袭的韩国流行文化嗤之以鼻。尤其是对男团这一带着明显的Made In Korea的产品,更是不屑一顾,认为“VIP”(Big Bang的粉丝)等皆为脑残。我把这一群人称为“倒韩派”。

而赵泳鑫的另一个身份,MIC男团,便是典型的参照韩国先进造星经验、所打造的韩式男子偶像团体。2006年,太合麦田眼见韩流崛起、内地少男少女为东方神起等舶来品而神魂颠倒,遂发起男团招募计划,赵泳鑫万中挑一地被相中,在四年的封闭式训练后,于2010年作为MIC男团的副队长正式出道。我记得自己第一次看见他们的样子。那是2011年的华语音乐传媒大奖颁奖礼,MIC男团作为表演嘉宾,演唱了他们的青春逼人的首张EP同名主打《Rock Star》。

舞台上的他们卖力地跳着,舞姿齐整和有力,演唱的气息也难得的保持稳定,对于新人来说不易。可座中的媒体老师并没有对他们报以太积极的反馈。那一晚,还有陈绮贞、罗大佑、谢安琪等人的接连表演,他们才是乐评人、媒体人的宠儿。

此后,中国的娱乐市场果真进入了“百团大战”时代,男团女团层出不穷,许多我们认为的“圈外人”也挥舞着资本加入战局。MIC男团凭着其硬实力,一直是第一集团里的佼佼者,虽

作者  | 2016-8-10 17:25:21 | 阅读(569) |评论(0) | 阅读全文>>

宋佳《花》:是倔强的花朵,也是勇敢的女孩

2016-8-10 17:22:44 阅读569 评论0 102016/08 Aug10

“嗨,我们盛开吧,所谓矜持都是浪费。”

在电影《陆垚知马俐》里,在那个“友情不甘、恋人不敢”的故事里,有人拭干泪水,掏出手机,勇敢地向暗恋已久的对象表白;有人紧紧地握着身旁伴侣的手,继续书写他们的爱情诗篇;也有人轻轻地哼唱着这首《花》,由片中饰演“马俐”一角的宋佳所演唱的电影主题曲,在直率且诚实的乐曲里,朝着心中所指的方向坚定走去。

我们都说,演而优则唱,但宋佳是真的很会唱歌。《花》是一首坦率的歌曲,它没有什么拐弯抹角,和宋佳一样简单而有力。民谣吉他的弹拨掀开这场花市的序幕,紧接着是民谣摇滚式的乐队入场,合成器的音色延绵开去,织成一张看不见的网。环绕其中的宋佳先是淡淡地唱着,“嗨,女孩,你别哭了,他要走你就让他走吧”,像是对友人的劝慰,又像是自我的独白。谜底随后揭开,昵称“小花”的宋佳,或许对大路两旁野生野长的雏菊更加感同身受,我们听她一遍又一遍地诉说:“我要的不是你爱我,更不是你恨我,都他妈的太麻烦。”这是少女的明恋暗恋补习社里不断上演的心事,但每一口都带着呛人的狠劲。包括那句出其不意的“他妈的”,不是愤怒,而是女生的口红,在涂抹均匀后,对镜子留下的一个吻。

歌曲由火星电台创作。这一对才华横溢的组合,除了音乐里优雅的英伦电子摇滚气质,还特别擅长营造歌曲里的画面感。为宋佳量身打造的这首《花》,亦成功地捕捉到宋佳所特有的语气。在《花》里,随着宋佳演唱时的轻重缓急,我们的镜头一直尾随她前进,听她用优秀演员身上所自带的戏剧表现力和张力,塑造歌曲中那位勇敢耿直的女孩形象。“爱能让你骄傲如烈日,也能让我卑微入尘土。”这是《陆垚知马俐》最后字幕所立

作者  | 2016-8-10 17:22:44 | 阅读(569) |评论(0) | 阅读全文>>

他和普通人相比,将会遭遇多一次死亡

2016-7-8 23:20:27 阅读842 评论0 82016/07 July8

最开始听到《如果我们不曾相遇》的时候,第一感觉:这不是一首B-Side的歌吗?如同《后青》里倒数第二首的专辑同名曲,在室内乐的声场里沉吟低语;或是《第二人生》里的《有些事现在不做 一辈子都不会做了》,在爽口的鸡汤里(:-D),为此生唯一自传写下美丽注脚。这些年,五月天逐渐进化成“体育场摇滚”(stadium rock)乐队,对歌曲节奏有着愈来愈高的要求,《Do You Ever 帅》、《入阵曲》、《将军令》以及新专辑首单《派对动物》,均为顺应新时代而生。而像《如果我们不曾相遇》这样的,听起来不愠不火的歌,怎么会作为第二主打?

再循环了几遍后,忽地感觉到了悲凉乃至悲壮的气息。

美国醉乡民谣式的吉他扫弦提纲契领,清亮的原声吉他迅速潜入厚重的混响之中;主歌的旋律带着日据时代的影子,恍如一曲冲绳民谣;紧接着是石头漂亮的制音,电子Loop式的吉他连复段推动歌曲前进,这也成为《相遇》最具记忆点的音色,并统领全曲(说起来,石头扮演主角的歌曲,通常都是五月天最有史诗气质及不灭宇宙定律的作品,包括《一千个世纪》、《寂寞星球》、《仓颉》等);副歌开始,冠佑的鼓接管全场,过门处的Tom鼓滚奏让整首歌听起来更有空间感(听起来让人瞬间重回2000年《爱情万岁》)。

这首歌最特别之处,为五月天历年创作中对人声演唱部分最“满”的一首。除了开头两小节的吉他作为楔子,以及第一遍副歌“从我故事里苏醒”又留了一小节给阿信喘口气(实际上副歌结束后有两小节,由冠佑的鼓作为转换章节的cue点,但阿信“苏醒”的“醒”泛音就快去掉了一小节……),整首歌完全没有留有余地,阿信的演唱盈满

作者  | 2016-7-8 23:20:27 | 阅读(842) |评论(0) | 阅读全文>>

乐视音乐和姚谦的华丽冒险

2016-3-22 13:52:03 阅读823 评论0 222016/03 Mar22

姚谦来了。

“和我们一起翻越山丘?”“原来你也在这里?”“我愿意!”此前乐视音乐发布的悬疑海报,预示有一位拥有三十年音乐从业经验的行业大拿将加盟乐视。今日,在乐视与楚楚街联袂举行的战略发布会上,谜底终于揭晓。“山丘”不过是幌子,王菲和刘若英的名曲才是真正的谜面,这位著名词人、超级A&R、王牌音乐经理人、跨界作家、收藏家……还可以给他再多戴几顶帽子。总之,继宋柯、高晓松、梁翘柏、郑钧等音乐人相继走入互联网公司后,姚谦迈着不紧不慢的步伐,加盟乐视音乐——中国最具话题性的“音乐互联网+”阵营。

关于姚谦,你要知道的不仅是《我愿意》

姚谦之名,名如其人,谦谦君子,温润如玉。虽和姚谦未正式打过照面,但他的作品便是他的眼耳口鼻,他的呼吸,他说话的语气,他的一举手一投足。姚谦的600多首词作,那些细致入微的生活细节,别开生面的观察视角,以及起伏的女人心,构成了华语乐坛独树一帜的音乐诗人形象。

姚谦的词作金句无数。或是寥寥几笔的速写,一切尽在不言中,如“想念你的笑,想念你的外套,想念你白色袜子,和你身上的味道”(辛晓琪《味道》);或是灵光一闪的小心思,是划过心头的一道闪电,如“谁能够将天上月亮电源关掉,它把你我沉默照得太明了”(莫文蔚《电台情歌》);或是电影式的分镜,打入心底烙印,如“就这样夜夜看着,天慢慢的亮起来,想着你和不值得一提的事”(袁泉《那件疯狂的小事叫爱情》);或是柔软如席慕蓉的诗,如“想念让落单人心情变成了夜里的诗人,耳边一阵风都像爱过的人低语”(江美琪 《夜的诗人》);或是炙热直接的告白,如你们都很会唱的“我愿意为

作者  | 2016-3-22 13:52:03 | 阅读(823) |评论(0) | 阅读全文>>

这是琴的自由

2016-3-22 13:36:05 阅读730 评论0 222016/03 Mar22

1

我答应了海亮(沼泽乐队主创),要给《琴晚》写一篇乐评。君子言必行,但或许这难以说的算是一篇乐评(且海亮看了也未必高兴)。

严格意义上来说,《琴晚》并不是一张新唱片——听起来是否觉得很可笑?去年10月发行,却已不敢列于New Release,这是我们所身处的世代使然。

这是沼泽的第四张古琴器乐摇滚唱片,也是沼泽的第一张电古琴摇滚唱片。我在听完这张专辑后,第一感觉是:这是沼泽有史以来最好的唱片,也是沼泽的音乐最完整的一次表达。但,《琴晚》却遭到了乐迷、媒体、乐评人不约而同的冷遇。

数据说话,2010年,首次以古琴加入三大件的《沧浪星》,虾米试听量为19万;2011年,《1911》试听量为14万;2013年,《远》,25万;而2015年的《琴晚》,只有7万。在豆瓣网,此前三张均有超过1000位网友评分,且平均得分都在8分以上,《1911》甚至得到了9.0的高分;可《琴晚》迄今只有300人听过,评分也掉落到7字头。需要时间发酵?哦,这不过是搪塞的借口罢了,海亮自己也私下对我说:讲真,这样的冷遇,我们自己也挺吃惊的呢。

2

在《琴晚》里,我读到了沼泽很多的野心。在过去的几张专辑的尝试里,最让海亮纳闷的事情,莫过于古琴的音量太过小,音色也和三大件格格不入。音量小,同期录音时自然坑爹,现场演出时拾音更是大难题。至于音色,唱片里倒也还可以通过混响压缩等后期处理手段,但现场依然让人懊恼。回忆起沼泽好些年前的live,要么是古琴被淹没在三大件的巨浪里,要么就是自己加装的拾音器导致的状况频出——许多年前,沼泽曾在自己的工作室中举办一场迷你演出,因为古琴拾音器临时挂掉,演出瘫痪了一个多小时。

作者  | 2016-3-22 13:36:05 | 阅读(730) |评论(0) | 阅读全文>>

刘德华《原谅我》:爱,永不言迟

2016-3-22 12:11:28 阅读794 评论0 222016/03 Mar22

对于许多人来说,刘德华是一个再熟悉不过的老朋友。哪怕平时不怎么联络,但只需要简单的一个电话、一条简讯,再遥远的距离都会在瞬间被压缩,天涯若比邻。哪怕如今出现在公众视野中的刘德华,已多年没有发表正式的音乐大碟,但只要他一开口唱歌,我们便会微微一笑:老朋友华仔又回来了。

这一次,华仔带来的《原谅我》是与洪金宝合作新片《我的特工爷爷》的主题曲。除担任该片监制及出演外,华仔还亲自参与主题曲的作词,且挥舞墨宝,手写全曲歌词。近年来华仔金口并不常开,其为数不多的音乐作品中,“温情脉脉”是贯穿的主线,无论是《余生一起过》在原声吉他弹拨里的娓娓道来,以及游子声声催的《回家的路》。《原谅我》也如此。先是铺撒了一层薄薄的和声,华仔用喃喃自语的方式,开始了他的告白。而后钢琴和大提琴如泣如诉,歌曲行进至副歌,华仔如双手合十的虔诚歌唱,加上身后女声如福音式的合唱,让整首歌听起来充满了庄重的仪式感。

《原谅我》并没有直接道破乞求原谅的对象。在电影里,华仔所饰演的父亲因为始料未及的黑帮风波,而感受到平日里对女儿忽视的悔恨,这是对亲情流失的歉意;抛开电影的语境,这首歌听起来又像是爱人离去之后,面对空墙的顾影自怜,“我记得你说过你爱我,你却说只是我想多了”;它又像是至亲至爱生死别离的痛彻心扉,残酷的是甚至连回忆都开始模糊,“没有你,没有我,没有了,所有生活”。于是,《原谅我》如同一道人间三味,把那些甜蜜的、苦涩的、温暖的、忧愁的人和事捣碎了又搅和在一起,让听者有了丰富的味蕾体验。

歌曲除了刘德华的参与填词外,还有伍冠谚、易桀齐两位音乐才子助阵。过去的十多年来,伍易两人联

作者  | 2016-3-22 12:11:28 | 阅读(794) |评论(0) | 阅读全文>>

教父的荣光

2016-1-1 20:43:35 阅读765 评论0 12016/01 Jan1

“教父”崔健终于回来了。

过去十年里,教父是尴尬的。在人类史上最凶猛的全球化浪潮中,曾经的中国青年反叛文化旗手哑然失语,堂堂教父,十年里却没见他有一个“儿子”。哪怕2005年的那张《给你一点颜色》也是颇具争议的作品,教父要么是被诟病电子乐水准,要么是吐槽那些口号化、代言式的歌词,以及音乐中诗性的丧失。面对这些杂音,教父丝毫不理会,音乐节频频压轴,电影、手机等跨界合作一个不拉,媒体记者都懒得再问他何时出新专辑了。当教父最近史无前例地出现在音乐真人秀节目《中国之星》里时,还被冠以“主流的驯服”、“娱乐媒体的帮腔”等帽子,乐评人杨波甚至把教父上电视的行径视作“他在上世纪通过其作品所代表的那些倾向和信念的全面破产”。

在这个节骨眼上,崔健拿出了他阔别十年的专辑《光冻》。尽管现只有一首先行单曲《外面的妞》,但我已经循环了超过二十遍。2007年的雪山音乐节,我第一次在现场听到这首歌的雏形,那时它还是一首全英文的歌,名叫《Outside Girl》。此后它跟着崔健一起上路,打磨,歌词及表现手法几经修改,终于成了今天的样子。艾迪刀刃似的吉他,刘玥毒蛇般的贝斯,贝贝变幻莫测的鼓点,这群围绕在崔健身上的老臣子保障了老崔音乐在技术和意识上的先进性。在崔健近年的现场中,这首歌就以堪比艺术摇滚的冗长晦涩闻名,录音室版本也毫无保留地做足了8分多钟。全曲听罢,你会发现,崔健身上最宝贵之处一点没变:在全球化浪潮当中,他始终扎根于中国的民族文化和本土现实。整首曲子无论外表的皮多迷幻多摇滚多实验,可刘元的吹奏始终牢牢缚着地底的树根,崔健最爱用的铜锣也把曲子硬生生地拽入黄土高原之上。包括

作者  | 2016-1-1 20:43:35 | 阅读(765) |评论(0) | 阅读全文>>

小情小趣、小打小闹,音乐映射小时代——2015年度盘点

2015-12-23 22:26:38 阅读703 评论0 232015/12 Dec23

流行音乐是一面镜子。每个时代的流行音乐都以自有的腔调,如实记录那个时代的人和事。上世纪80年代滚石唱片的兴盛,投射出城市阶级的崛起;90年代初的“魔岩三杰”,则是内地走出禁锢、勇敢地挣脱一切之最热烈表达。2015年,在这面镜子里,我们能看到的,则是小打小闹的小时代。

没有“爆款”的2015

当我们对2014年的华语流行音乐进行复盘的时候,筷子兄弟《小苹果》、朴树《平凡之路》、王菲《匆匆那年》是巍然矗立的三件爆款。它们无一例外地带有影视主题曲属性,而这些歌曲和影视作品的交叉营销模式似乎已被成功论证——主题曲的先行让影视作品的营销周期前置,时间和渠道维度大大拓宽;而歌手和歌曲在唱片公司变现能力崩坏、能拿出的宣传预算不过是泥牛入海的状况下,也急需傍上影视作品的大腿,以其巨大的关注度和推广资源,实现对其他歌曲、歌手的“降维打击”。

这一桩看似万试万灵的买卖,在2015年里却似乎并没有跑通。

朴师傅搭着侯孝贤的东风,发布了《在木星》。作为第一部正式在内地院线上映的侯孝贤作品,《刺客聂隐娘》成了全城文艺中青年朝圣的大事。但无论是影片还是歌曲,它都是有门槛的。和侯孝贤镜头下那个寡言少语、没人刷微博朋友圈的大唐一样,朴树的《在木星》不同于《平凡之路》那样的鸡汤,它从骨子里拒绝廉价的感动。从立意和曲式来说,《在木星》是十二年前《生如夏花》的后传,朴树依然是那个呵护着悲观主义花朵的小男孩,只是现在的他初尝年迈和无奈,他所唱的“言无声,泪如雨”便和舒淇饰演的隐娘一样克制。

没有人期待“朴树+侯孝贤”可以复制“朴树+韩寒”的奇迹,票

作者  | 2015-12-23 22:26:38 | 阅读(703) |评论(0) | 阅读全文>>

触摸音乐的本源,生活的本质

2015-12-23 22:24:07 阅读772 评论0 232015/12 Dec23

在2015年进入尾声的时候,一档全新的“文化+音乐”节目《诗歌之王》在四川卫视上档了。

作为一个前前后后在音乐行业里服役了十年的老兵,我常常在想:音乐到底是什么?它是商业消费的一部分,引得无数少男少女为之痴狂吗?它是一种功能性的氛围工具,让舞池里面的人更嗨,让广场上的大妈更年轻吗?它是人们日常生活里的不可或缺品,使得各互联网巨擘抢破了头,都要品尝这块蛋糕?

我想,以上都不尽然。追溯到音乐的源头,无论是源于神秘的祭祀还是普通大众劳动里的号角,音乐始终和高度凝练的语言紧密结合。这些口口相传、并在此过程中不断加工打磨而成的艺术化语言,则是诗。两者的结合,便为诗歌。我们熟悉的“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莫不是带有音韵且被传唱的作品,只不过后世无法将歌谱保存,让人叹惋。今天,像李宗盛这样的流行音乐巨匠,仍在带着他的弟子李剑青进行《诗经》的重新谱曲工作。这不仅是我们的文化瑰宝,更重要的——这是流行音乐的本质。

于是,《诗歌之王》这档节目诞生了。无论是“中国好故事”、“中国好高音”,几乎所有的音乐类电视节目都努力用感官刺激作为收视率的保障,音乐的本质却无人问津。而《诗歌之王》则试图重新构建大众的音乐审美。在每一集里,诗人(词人)都会被放置尊贵的位置,每一首表演曲目之前的短片里,都会浓墨重彩地介绍诗人和歌者的交锋与融合。而大众眼里那些“著名”的歌手,在这些似乎“不著名”的诗人面前,都显得毕恭毕敬。汉民族从来便是崇尚“文章经国大事”,文本的力量则是这个节目的基石。它让我们在快速迭代的碎片化信息时代里,认认真真地品读歌为何成歌。

作者  | 2015-12-23 22:24:07 | 阅读(772) |评论(0) | 阅读全文>>

不要煽情,要酷

2015-12-15 13:42:27 阅读793 评论0 152015/12 Dec15

在过去的一周里,谭维维在《中国之星》上的《给你一点颜色》,掀起了一波势不可挡的刷屏浪潮,几乎可以和“主要看气质”的自拍狂魔们分庭抗礼。

以华阴老腔混搭摇滚乐,用陕西老汉们粗粝的嗓子和乐器(用板凳当打击乐),以及谭维维那出身学院派、能够惟妙惟肖地模仿秦腔调调而运用至自我演绎里,这一段表演确实具备很强的传播力。它是《中国之星》当下最具话题性的两个物料之一(另一个来自许志安)。现在的电视观众早已被“中国好故事”以及“高音撑杆跳”等老套桥段弄得审美疲劳,作为无观看门槛的音乐类真人秀节目,怎么鼓捣出芥末一般刺激的东西,是每个节目组都在绞尽脑汁的事情,谭维维的跨界摇滚确实是今年电视上看到的最棒演出。

请注意,我的所有描述都限定在“电视上”。对于许多摇滚青年来说,他们或许对这样的音乐形式司空见惯。宁夏有苏阳,用摇滚乐浇灌西北传统民间艺术“花儿”,描绘贺兰山下质朴的土地生活;新疆的马木尔和他的IZ乐队,把哈萨克民谣捣碎,再冲泡出一支中国当代最好的先锋实验乐队;至于东北的二手玫瑰,把二人转的血肉和骨髓都注入了摇滚乐离,让他们的每一次演出犹如一场90年代中行走在各大中小县城的音乐大篷车;还有戏班乐队,除了人气王秦腔外,你还能在里头听到京韵大鼓、山东琴书,甚至还有滇国长调呢。可想而知,谭维维的表演没法打动这群文艺青年,可现在是在四大卫视上呀,面向的是普通青年呀!当流行音乐中那些腻腻歪歪的和弦、音程都变得隔靴搔痒时,你来一句“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再接入我们熟悉的流行摇滚架构里,这像不像是加了双倍焦糖的拿铁?

谭维维这道融合了秦腔、摇滚以及一些电子元素的乱炖

作者  | 2015-12-15 13:42:27 | 阅读(793) |评论(0) | 阅读全文>>

请你好好地活着

2015-12-8 13:10:26 阅读765 评论0 82015/12 Dec8

这是我第一次正儿八经地看朴树唱歌。

若干年前,同样在深圳,朴树参加某音乐节,我是那一晚的兼职工作人员,在舞台一侧被海风吹得浑身哆嗦,根本没在意朴树在唱些什么;到了“树与花”的时候,主办方朋友早早留好了票,我也在演出到晚飞抵上海,却阴差阳错地插身而过;到了2015年,朴树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巡回演唱会,歌者和听者都已经准备好了的时候,终于得以相见。“我从远方赶来,恰巧你们也在”,似乎是最好的剧情。

实际发生的,远比想象复杂。

没有多余的寒暄,没有当下流行的华丽开场视讯,京韵大鼓二话不说地点燃全场火焰。《在木星》是2015年里我最喜欢的歌之一,我甚至觉得它比《好好地》更适合做这次巡演的主题。“今日归来不晚,与故人重来,天真作少年”,没有比这更好的回归宣言了,类佛偈式的唱词也展现了十二年前那个麦田捕手的成长。紧接着的是《Radio In My Head》和《Colorful Days》,舞台上的朴树,情绪饱满,眼神坚定——没想到,阳光灿烂日子转眼就结束了。

朴树的失控是从《召唤》开始的。用“失控”一词并不准确。“可我仍然想回来,在我死的那刻,它们在召唤我,我为它们活,艰难感动,幸福并且疼痛……”唱至一半,朴树旁若无人地哭了。导播镜头准确地捕捉到他脸上滚落的泪珠。朴树向观众解释说,唱这首歌的时候,忽然想起了乐队的吉他手,他(程鑫)在去年因病离开了大家,所以自己有感而发。从这往后,朴树就开始屡屡出捶,好几次一首歌唱了开头便打住,从头开始。这些小插曲无伤大雅,可以下两件事,朴树的处理就显得太过任性了。

一是“你们开心就好”

作者  | 2015-12-8 13:10:26 | 阅读(765) |评论(0) | 阅读全文>>

看得见声音的房间

2015-11-18 22:45:46 阅读818 评论0 182015/11 Nov18

在许多场合里,我都毫不掩饰地表达对梁博的喜爱。这个挥舞着无锋重剑、编织着大巧不工音乐的年轻人,无论外面的世界怎样喧嚣,都能紧紧守护自己的内心世界。距离他成为舞台上冠军的500多天后,才交出了首张同名专辑《梁博》;又过了500天,他不紧不慢地拿出自己的第二张现场同期录音专辑《迷藏》。

就像先行单曲之一《颠倒梦想》里所唱的,“要保持姿态,要继续忍耐”,梁博依然是那个固执的年轻人。任你电音舞曲、Dance Rock、Trip-Hop是怎样大行其道,Maroon 5、Imagine Dragons等狂拽炫酷的新晋天团是怎样定义了流行音乐里乐队的标准,梁博统统两耳不闻,他只会做自己喜欢的、擅长的音乐。《迷藏》乍听之下和梁博的处子作并没有太大的区别,这是意料中事,你不可能期待梁博会变成其他人。细心听下来,你甚至会觉得《迷藏》比梁博过往的作品更为简单。吉他、贝斯、鼓这三大件构筑了歌曲的骨骼和血肉,再加上最传统的合成器音色以丰富歌曲层次及色彩,专辑里几乎听不到其他多余的东西。勇于做减法的人必定身怀绝技,就像日料中的寿司、天妇罗,师傅只是看似轻描淡写的一握或是一炸,背后是颠簸不破的基本功。像专辑里《拥有》、《颠倒梦想》、《变了》、《不堪一击》等歌曲,听起来无不是四平八稳,没有半点花拳绣腿,可这里头每一个音符的颤动,都因为它的纯粹而更富于细节,就像最上好的日料总是充分强调食材本身的风味,不会用红烧盐焗等重口味地烹调方式。

为了最大限度还原作品的生命力,让音符最初的悸动能准确无误地到达听者的鼓膜,梁博采用了同期录音的方式。录音技术诞生的最初,就是为了要把声音记录下来,复制

作者  | 2015-11-18 22:45:46 | 阅读(818) |评论(0) | 阅读全文>>

小步跨入的,除了“双孩时代”,还有“双APP时代”

2015-11-9 13:26:37 阅读651 评论0 92015/11 Nov9

大概在三年前,我的一位朋友A特地从北京远道而来广州,神秘兮兮地对我说:我们正要买下中国版权市场上百分之六十的独家数字音乐版权。你瞧,EMI(当时还在)我们已经拿下了,还有正在谈的Sony,以及很快就要搞定的华纳,这个市场很快就是我们的天下啦!

结果,没过多久,在BAT其中一家工作的朋友B又神秘兮兮地告诉我:我们要买下一大堆独家数字音乐版权啦!还是没多久,就传出朋友A和朋友B的公司换股或是相互融资之类。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下,海洋、酷系、鹅厂,围绕着几位谢姓老板的江湖恩怨、爱恨情仇,竟也成为了沉闷的音乐产业中的谈资,其中网易的投奔更是肥皂剧式的反转。另一边是迅速崛起的阿里系,天天动听和虾米这两个扎根在长三角归入其麾下,与之分庭抗礼。

我不知道对于普通乐迷来说,身处于版权的大战下,作何感受。一觉醒来,忽然发现在QQ上没了五月天,在虾米上没了孙燕姿,这究竟是闹那样?除了那些骨灰级的乐迷外,绝大部分人是没工夫没必要研究版权归属的,当我想听某个歌手、甚至具体到某张专辑的时候,我还得想想,这位歌手发行这张专辑的时候,ta究竟是在哪个唱片公司里,这才选择相应的APP。

听起来是一个蛮光怪陆离的事情。但实际上,当越来越多的用户选择移动端作为听音乐的最重要渠道时,他们的目的性是越来越弱的——过去,我们想听歌的时候,会从唱片架上选一张符合现在心情的。但现在,我们想听歌,只是打开一个APP,究竟听什么呢?看看推荐吧,看看排行榜吧,看看歌单精选吧,或者更简单粗暴——点进自己的私人电台,按照我的过往聆听数据,配以数据挖掘,推荐我“可能会喜欢”的歌。尽管大家在说“双

作者  | 2015-11-9 13:26:37 | 阅读(651) |评论(0) | 阅读全文>>

乐坛登龙术之民谣版

2015-10-23 9:32:41 阅读847 评论0 232015/10 Oct23

上周,我在北京参加汪苏泷新专辑《登陆计划》的发布会,其经纪人、也是一位资深的音乐策划人李思睿先生,在台上说了这么一句,大意如下:在当今华语乐坛中,汪苏泷是一位少有的,不依靠选秀、真人秀、韩国造星体系培养出口转内销、影视主题曲、唱民谣这些方式走红的歌手。暂且不说他的自卖自夸,敢问“唱民谣”也成为了一个乐坛登龙术了不?

转念一想,似乎确实如此。以4A公司理念做民谣的好妹妹,以“B哥”抬头走江湖的李志,用一首《董小姐》横扫万千有故事的女同学和男同学内心的宋冬野,他们确实因为民谣这一音乐形式,大大提升了自己歌曲的话题度和容量,让他们的作品具备了其他流行歌曲所缺的营销价值。而在今年,马頔和他的《南山南》,陈粒和她的《奇妙能力歌》,也沿着这样的路子走来,前者在虾米的试听量已超过2000万,后者也快毕竟1000万了。

民谣这个Tag(标签)真的有这样的魔力吗?在被大众普遍认可的民谣作品中,它们确实展现了中港台传统唱片工业里显见的审美方式,无论是去年的“爱上一匹野马,可我的家里没有草原”,还是今年在北京三里屯都能随处听到有街头卖唱的“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这样的歌曲对于惯听港台流行乐的、那些非主动式的人们(而非严格意义上的歌迷、乐迷)来说,的确新鲜。作为长期浸淫在音乐产业中的从业者们,对于此类型歌曲自然不会大惊小怪,也不会围绕《南山南》延伸出什么“东莞东”之类的话题,可像《南山南》这样的,几乎和《董小姐》一模一样的歌曲传播路径,排在马頔和陈粒身后的,还有程璧、尧十三等虎视眈眈,难怪会有像李先生这样的人将其视为乐坛的一套登龙术了。

作者  | 2015-10-23 9:32:41 | 阅读(847)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